67. 不一樣形狀的夢想

【夢想就如同臺灣同學對於馬來同胞的難以想像。
即使我告訴他們,我是馬來西亞的一員,卻不是馬來人。】

“我覺得夢想固然很重要,但夢想的形狀有很多,我只是不選擇了這樣一個形式,不代表說我放棄了夢想。”子揚說。夢想就如同臺灣同學對於馬來同胞的難以想像。即使我告訴,我是馬來西亞的一員,卻不是馬來人。

打開過去和子揚的聊天記錄。重新看了一遍內容。我是一個爆炸小孩。對於任何事情只有“衝...衝...衝...“,跌倒了,塗上黃藥水,繼續往前走。生了一場大病,休息夠了,繼續往前衝。這過程中,我沒有想過要怎麼【收】。洪水不斷地狂瀉,它已為患。

每條道路有得有失,【選擇】本來就是一個風險估算的遊戲。可怕的點在於每個地方,它包含著一個叫【未知】的因子。即使用演算的方式推導出一個結論,我們也無法保證自己所設的值是對的。是吧?

謝謝你,告訴我夢想也有著不一樣的形狀。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