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3

話說,這一年...

Image
【話說,這一年...】

    日子漸近,距離回家的日子已經不遠。我每天都在期待日曆可以馬上顯示為“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人家說,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此時此刻,我并沒有感受到弓箭手所發射出去那些箭的速度。反而,誤以為手錶上的指針開始結冰。前進的速度,好慢,好慢。這個世界的規律似乎被我拖著,被我那長長的思念拖著。
一年了。那天,趁著南方的風降落到西子灣,仍然是個十八歲的懵懂小孩。回望過去在寶島上的活動記錄,日期從“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到現在的“二零一三年”,已經超過三百六十五天。記得,那天是我在桃園機場下飛機的日期。海關人員檢閱了簽證,便曉得,我是來寶島唸書的小孩。她在電腦敲打了幾下,在護照上塗個鴉,讓我通過柵欄。過去很多人讚揚我很勇敢,一個人隻身來臺灣唸書。我總是從容地回答:這還不簡單,買一張機票就可以飛過來了啊!如果一切真的可以這麼簡單,我則不會在深夜里裹著被子,安撫自己進入夢鄉。
尚未登上飛機之前,我早已告訴母親,待我完成大二上學期才返回家鄉。母親不作聲響。她常常如此。一切如同當初我執意要來臺灣唸書,她亦沒說什麼。平淡、無語,這並不表示她是個冷血動物。而是,她不曉得要怎麼開口。那時候,她每天不辭勞苦地提醒我,要把這個那個東西帶去。“臺灣在冬天的時候,會冷啊!”想要挽留孩子,又希望孩子遠走他鄉,勇敢闖出自己的一片天。身為孩子,我尚未能明白母親的心情。母子連心,我隱約地感受到一種不具名的痛。內心始終有著歉疚——我無法牽著母親的手登上飛機。
機票何時作為一種親情的成本呢?瞬間,與母親見面變成是一個艱難的小事情。除了平時忙於作業、預習,還要在一些行政單位充當工讀生,賺取日常的生活費。即使電腦網絡發達,這也沒有增加我與母親通過網絡視訊聯繫的機會。深感自己的時間,一點一滴地被剝削。我唯有把自己的思念隱藏起來,在深夜裡慢慢咀嚼。室友們早已進入夢鄉,唯我靜悄悄地忙著把自己的抽泣聲掩蓋,避免外泄。一年過去,這種哭泣而獲得力量的方式,已經慢慢不再使用。或許,我想要在這地方打開天空——屬於我的天空。     你知道嗎?學號的後綴其實就是一種能力“強”與“弱”的標記。一齊進入這所大學,念一個科系,大家卻腳穿不同的運動鞋。學生與學生之間差異,一眼就被看穿。這一年的努力奮追,身上依然有一種無力感。不曉得自己在追什麽,也不曉得爲什麽自己要去符合對於社會系學生的期待。還記得老師問你嗎?你和其他人有…

67. 不一樣形狀的夢想

Image
【夢想就如同臺灣同學對於馬來同胞的難以想像。 即使我告訴他們,我是馬來西亞的一員,卻不是馬來人。】
“我覺得夢想固然很重要,但夢想的形狀有很多,我只是不選擇了這樣一個形式,不代表說我放棄了夢想。”子揚說。夢想就如同臺灣同學對於馬來同胞的難以想像。即使我告訴,我是馬來西亞的一員,卻不是馬來人。

打開過去和子揚的聊天記錄。重新看了一遍內容。我是一個爆炸小孩。對於任何事情只有“衝...衝...衝...“,跌倒了,塗上黃藥水,繼續往前走。生了一場大病,休息夠了,繼續往前衝。這過程中,我沒有想過要怎麼【收】。洪水不斷地狂瀉,它已為患。
每條道路有得有失,【選擇】本來就是一個風險估算的遊戲。可怕的點在於每個地方,它包含著一個叫【未知】的因子。即使用演算的方式推導出一個結論,我們也無法保證自己所設的值是對的。是吧?

謝謝你,告訴我夢想也有著不一樣的形狀。

66. 要做一輩子都在追夢的小孩

Image
【一步走,我起航;二步走,我堅持,三步走,我堅定。】
一步走,我起航;二步走,我堅持,三步走,我堅定。心被陽光溫暖,於是人也靜了下來。一場大病,讓我有重生的感覺。手持著的手電筒,讓眼簾前的事、物更為清晰。一掃前方的陰霾。對於自己的喜好、興趣,越是越確定。趁著一場青春的電影,我要好好的大幹一場!要做一輩子都在追夢的小孩。(夕陽表示:記得看路啊!別絆倒了~)
自己決定去這場研討會,除了興趣的驅使之外,我想讓自己看看更多東西。錦忠老師每次在臉書都會說“去啊!”、“寫啊!”等等勉勵的話,我總是會說自己還小,不應該這樣、那樣。我相信自己是個有想法的小孩,卻常常不行動實踐。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還是擔心什麽。呆在西子灣已經一年。足不出戶,真的是守住荷包,頹廢自己。寶島處處有寶,應該多多外出走動。

這些日子,我正在呼喚初衷。我知道他在我追尋的過程中,丟失了。風氣,頭上的帽子飛走。風箏,斷了線。他們都飄落在失落的一角。不要害怕。這次我要把你裝在肩上的揹包,和你們一起重新出發。
相信你、自己,相信內心的渴望。And GO!

65. 攝氏38度C的沸騰

Image
【腳朝天。我以為自己真的會就這樣死去!】
11月秋。菩提樹已凋零,剩下枝椏伸展晃動。你們還好嗎?我看見同學們紛紛都穿上外套,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冬天。褪去一片片葉子。樣子在日曆一頁頁撕下,逐漸蒼老。可是啊,我卻不如你們健壯。我窩在被單中,輾轉反側,彷彿遊走了24小時的陰間。全身沸騰,疲憊不堪。我想,身體忽然發出警報,應該是時候更換零件以及好好冷卻。
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病,把我搞得張惶失措。腳朝天。我以為自己真的會就這樣死去!身體忽然從攝氏19度C,瞬間被加溫到攝氏38度C的高溫沸騰。睡過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有種與死神在搏鬥的感覺。忽然,對自己的身體健康有所警惕。我還想走更多的路,還有許多作業待解決。無論如何,我真的不可以倒下。所幸,星期三至五的這幾天只有各一堂課,才有更多的休息時間。
身體依舊虛弱,喉嚨還是處於種煎熬。枇杷膏總算舒緩疼痛感。一件一件事情慢慢做,能做多少做多少。每次睡醒,我總是希望病情能夠好點。或許,老天爺要我對自己的明天有更遠的期盼,哪怕只是0.1釐米。
這是最為慘痛的經驗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