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再說標點符號

人類的生活已經走在「效率」的航道。為了達到某個目的、效果,我們似乎可以不顧一切慣有的儀式、傳統,完成一件事情。當然,擺脫一個固有的框架,可以是作為「創新」必須達到的基本標準。然而,是否每件事情都可以如此?這是值得大家去討論與思考的。我來說關於標點符號的一些迷思。

        朋友說,我在面子書上的「表現」遠超於現實生活中的自己。她告訴我,常常看見我在面子書上發表意見,寫得相當嚴肅。而且,句、逗號標得相當清楚。無可否認,這是我書寫的癖好。除了自我要求,這也是一種長期書寫文章培養的習慣。我把面子書作為一個屬於自己發表的管道,更是應該嚴謹自己書寫才是。

        「可是,你在聊天的時候,也是這樣啊!」很多人對我這樣嚴謹要求自己,似乎感到不可思議。躲在只剩下你與我的小視窗,我的文字還是出現了許多的標籤符號。我觀察許多與朋友聊天間的文字,幾乎沒有很少的標點符號。只見,驚嘆號與問號。一連串的文字斷句,皆空白鍵拆分。甚至有朋友說,他從來不知道鍵盤上的句、逗號在何處。

        我之所以堅持,是堅信「標點符號」在文字與文字間的重要性,不應被打破。即使把場域換到任何一個地方,也是如此。我對自己是「華人」的身份認同,也相當強烈。當台灣同學每次反問「馬來人?」,我總是會不厭其煩的說明在這個名詞的解讀。若我們無法接受台灣朋友對於「馬來人」的錯誤解讀,為何我們可以接受文字間少了標點符號?

        這個世界是一直在流動的。每件事情在時間的洗滌下,必然會異化。傳統習俗的變化,最為顯著。我很難想像,以後的文字與文字之間,只剩下一個空白格。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