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一個想家又害怕回家的人

【若往窗外眺望就可以見家,我無法想像自己會有怎樣的衝動?】

念家的思緒越來越濃。昨夜捆綁在咖啡漩渦中,在床上輾轉難眠,不是如何是好。本以為是肚子打鼓,餵食足以撫平,卻才曉得眼睛被咖啡因添加上了枷鎖。任憑我怎麼閉上眼睛,躺在床上則是一面蒼白——天花板。起身坐在筆電前頭,右排的綠燈一盞一盞的熄燈。在白織燈下,自己只能抹黑找些事情來做。念文本,看片子,聽音樂。眼睛撐著撐著就天亮了。

本不打算寫張明信片寄回家。手握住的筆似乎不聽使喚地寫了起來。來台前些日子,家裡又往另一個住所遷徙。我記不住新住所的地址,總是得重新拿起身份證溫習。我選的是一張高雄的明信片,想讓母親看看自己所居的城市,多麼漂亮。日前,母親告訴我說她去辦了護照,將於年尾與她的妹妹出國。我心裡是萬般的喜悅。

夜深的寧靜,腦海迴盪著一股聲音:自己合不合適念大學?我曾思索過這個問題。此時此刻,這類似超音波的聲音,我不敢去分析與給個答案。或許,自己心裡有個底。若往窗外眺望就可以見家,我無法想像自己會有怎樣的衝動?是不是,我自己已經做到自己想要做的東西,然後則嘎然而止?有些東西,總是不敢說得太明確。

喜悅著自己將於不到100天則可以返航回家,心裡卻又擔心家中屬於我的床褥,是否已經被丟棄了呢?好似冥冥中就有安排,我注定將成為流浪者。一個想家又害怕回家的人。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