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紅雞蛋

家裡並沒有慶祝生日的習慣。我曾經問過母親為什麼都不替孩子們慶生?我想,沒有邀請親朋好友,哪怕只是買個蛋糕與家人們一起共同享用「生日」的喜悅,也會感到很開心。那時候,母親給的答案是不要寵壞我們這些小孩。摸不著頭腦。紅雞蛋卻替代蛋糕。紅雞蛋、長壽麵,是我小時候的生日禮物。

        高中的時候,除了朋友靜悄悄買蛋糕為我慶祝之外,幾乎就不再為自己慶生。不過,總會收到很多人的生日祝福。即使來台,我還是遵循著母親的旨意。

        前幾天,文院福利社老闆剛出生的孩子滿月,幸運地從彌月禮盒中獲得兩顆紅雞蛋。其實,我並不曉得紅雞蛋到底意味著什麼或象徵著什麼。母雞下蛋,猶如母親懷胎十月生下孩子。這應該是一種借喻吧。當我拿著兩顆紅雞蛋的時候,卻是勾起我在台滿一年的情景。

         深感時間流逝頗快,新一批的學弟妹都開始叫自己「學長」。我不喜歡「學長」這個稱謂,一來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成長,二來是對把握不住時間的畏懼。原來,學長姐所說大學四年一下子就過去。如今有著深刻的體會,也只能告訴自己好好珍惜接下來每寸光陰的消失。

        發現自己少的是享受身邊的每個時刻。其實,自己可以放輕腳步走在文學院的山路。左邊望去,一片無際的海洋;低頭看看,蜥蜴可愛地慢行。有時候,還會在路上遇見藝術大樓的狗兒為我帶路。這一年來,我究竟錯失了什麼東西?怎麼數都數不清,是吧?

        手中的兩顆紅雞蛋並非像母親特地用色素去染紅,僅僅只是用紅色的燈籠裹著。口中含著淡而無味的雞蛋,想起的是過往——家人、朋友、來台的這一年。開始有點想家了。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