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3

59. 我呼吸的是自私的空氣

Image
【舉起雙手,我呼吸的是自私的空氣。】
若當初二哥也選擇繼續來台求學,現在他應是大四生。準備穿上畢業袍,與即將成為社會的新鮮人一起合影。甚至,還有許多美好的大學回憶。舉起雙手,我呼吸的是自私的空氣。或許你對於唸書的興致不大,可卻是把機會讓給了我。其實,你可以揮霍。每個人上大學,也不都是為了唸書。想起他,我內心充滿感激。
一年過去,我始終沒去追問你過得如何。大哥的離家出走,父親走入退休生活。家中的經濟支柱慢慢地轉向你,由你來扛。我始終不敢為自己來台念書是否是正確下案。我一直相信,只要自己過得好,讓家人免去對於我在海外生活的憂慮,那就足矣。
我才發現,生活在20歲這個階段,起了變化。
開始不責怪,自己為何如此需要背負沉重負擔。二哥所承受著的,遠遠比我還要重。念大學,並非是理所當然。那是犧牲了多少人代價,才可以得到東西。於是,我鬱鬱寡歡。那並非一種消極的態度。只是,深感為何這個世界有些殘酷。沒有為此低頭。
想起你,除了感激,還是感激。

58. 你好嗎?天氣好嗎?

Image
【是我改變了這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改變了我?】
你好嗎?天氣好嗎?新聞報導說,玉兔在中秋節把天兔給打敗。天氣變化,實際上沒有改變你什麼。多個睡眠的時間,少個曬太陽的時刻。沉溺於夢,一切變得更自由。思想、意志,只有在虛幻的第三世界無限推展。我即是王,你只是個屁。一切,我說了算。
夢究竟也還只是個夢。承認吧!你只是一個社會運作中的奴隸。友人笑說,你一定是看太多卡通動漫,無形塑造你想要改變世界。然而,是我改變了這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改變了我?這是一個現在進行式。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世界改變了我。下一秒呢?或許,還是這個答案,也可能不是這個答案。我一直相信我可以做些什麼。
憂心。我總是懷疑自己的每個決定。瞬間害怕,迷惘。你想9月26日這一頁就消失在日曆中。撕掉一張是一張。企圖埋藏自己於一個回溯的時光。上課也不過第二星期,壓力如山的堆積。親,我找不到人來訴苦。你怎麼遠離我而去?夢一醒,我卻又發現“親”其實你並不存在。
雙手撐著下巴,望著天。天空真的好藍。親,你在不在?

57. 釣的不是魚

Image
【老人在前方垂釣。釣的不是魚。】
浪接著浪拍打在岸上,時間每次間隔3-5秒,以強與弱各一次的交替互換。浪花濺在沿岸,有幾次差點把鞋子給弄濕。踩在海浪的節奏,感受著一種大自然的美好。清爽、青春,我想為自己的吶喊。我想告訴這個世界,我的存在,我的使命。

前方坐著一位老人。老人在前方垂釣。釣的不是魚。我是這麼認為的。老人靜心去和自然界產生共鳴,釣竿只不過是一個媒介。繩線在浪中隨波逐流。竿子牽引著繩線探索未知的海域,有著方向、安全,隨時可回頭。人總要回家;工業革命最後也走向綠色革命。一切,總會回歸到大自然。

我們四人坐在岩石上,輕輕聽著浪拍打的聲音,細數著來台一年的點滴。這一趟旅程似乎是在告別曾經的惶恐不安。回想當年來台的前後,除了安穩於高雄,我是否有長大了些?我看著其他人的改變,我自己是否也有所改變?呼,他們沒人告訴我。

老人起身收起了釣竿。我不曉得他是否有收穫。自己卻是被他給提醒:日出日落,每天不停循環。魚兒會回家,老人也會回家。孩子,是不是該回家了呢?我想起了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