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化妝舞會。病裡詩。爛泥

落幕了,故事早已開始。7月,結案。

我身邊的一堆爛泥消失在文字世界。陽光榨乾爛泥的水份,是堆已固的沙。小時候,我總是赤腳地走在爛泥上,黏稠讓腳掌有些冰涼。愉悅。不時,也在泥中挖到寶藏。現在走在上面,只剩下與腳掌摩擦的沙粒。痛!但,不曾忘記你帶給我的方向、教誨。

我不讀詩的。文字裡頭有著千瘡百孔,我始終不曉得。你每次向大家訴說心情的時候,總是遺忘了我。(都跟你說我不明白詩了!)即使風雨過去,我只在窗前看著的是一堆爛泥。泥裡頭的養分,所滋潤的悲傷情懷,我不懂。我只體會過爛泥的觸感。

原來你出席了化妝舞會。我只記得格子紗籠,一格一格,井然有序。你化妝了嗎?或許,化得我都不認得了。我躲在暗箱中,緊握著雙手。好希望自己看錯了,聽錯了。當我發現那妝容淡去,見到爛泥的片刻,有種想要哭泣感覺。

爛泥,你病了,畫了妝。我只想說:你還好嗎?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