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夕陽告別


【我總是在消失前,明白離別的辛酸。故作堅強,只是我的保護色。】

半夜12時52分。

以為自己一睡就能到天亮。室友化自己為英雄,在虛擬世界廝殺。叫喊聲卻迴盪於寢室。在現實世界潛逃,虛擬世界無疑讓人們更有勇氣大作宣言。狂飆髒話、英雄主義,猶如星星懸掛在空中飄渺。你始終不知道自己眼見的星星,是怎麼個面貌。黑夜似虛擬世界,喚醒了人們最猖狂的一面。

明天,姵伊終於踏上歸途,回到期盼已久的家。我只能歡呼:終於啊!她始終是個戀家的小孩。我呢?徘徊在海岸線,凝視著汪洋大海。可惜,我還學不會游泳。相信思念會直鋪一道崎嶇小路,慢慢游,那或許應該歸得了家。我沒有特別眷戀在馬來西亞的屋,來台前的幾個月,搬進了新屋。找不到一絲的溫暖,尤其它容不下我的藏書。

7月6日,冠丞飛往北大參與暑期班。有些羨慕。或許,還得台灣好好修煉自己,才能再往下一個目的地出發。每每想起畢業後,尚有學貸需要償還,內心總有一股不踏實感。離開家裡多了一個人的自由自在,卻也泛起了心中的恐慌。介於渴望與畏懼之間,唯有不斷地調適自己心境,慢慢游。哪怕,我是一條旱鴨子。

告別姵伊在暑假中的陪伴,告別冠丞在北京之旅前的聚餐。暑假除了被工讀時數給填滿,或許睡眠可以讓我忘卻心中的不安。戶口僅存的23元,不斷地提醒自己不要再亂花錢。錢包中的錢,暫且估算能維持到工讀費入帳。

告別夕陽,告別朋友。身邊的人,慢慢地離開。“再見”已難以說出口。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