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3

53. 不回家的機場

Image
【此時此刻,處在機場的我卻不是踏上回家的歸途。目送一個個旅客回家,再迎接第一次踏上高雄這片土地的人們。人在這,心在家。用音樂喚回我走失的魂魄,歸身。】
下午1時57分。這是我在FB上打卡的時間。
這是我第二次踏入機場。沒有走入出境大廳,只是在迎客廳接待一位老師和她的女兒。我似懂非懂,恰巧遇見一位港澳的同學,安撫急躁不安的心。她是來接姐姐,準備在高雄遊玩。兩人懵懵懂懂地串遊在人海中,依循指示牌箭頭前往。靠著語言的指示,應該沒錯。那又如何你對散文一樣的愛好,真實卻又難以置信。等到了。
我開始聽起曲目。食指不斷地再手機屏幕上滑動,直至找到適合情境的歌曲。試圖把自己沉浸在一個音樂的世界,撇開身邊鬧市般的吵雜音。“ 張惠妹 - 你和我的時光” 想起了過往的點滴,你、他、你們,還有他們。來台念書,我的世界的確改變了不少。一切如同預期,唯一不同的是原來你內心並沒有想像中的強大。
同學姐姐的班機早了半個小時抵達。我們揮手告別后,再次陷入一個人的孤獨。如同我們在美麗島站相遇,卻在不知對方的行徑。有人會與你走在同一條道路上,彼此運用了相同的方法。目的、目標總是難以相同,除非對方是志同道合的朋友。為夢想、理想,還是堪稱的“人生意義”,這總是得去承受的。花,只爲有心人而綻開。太陽,真是了不起。
老師是法國籍。根據自己的揣測,老師應該是嫁到法國。住了18年。“去過哪?” 高雄是我的第一站。不知道是尚未修煉完成,還是害怕繼續再出遠航?開始,我想安定於此,卻好想再去看看不一樣的地方。“美國夢”,是不是有如夢一般的仙境?另一邊廂,卻又希望改變馬來西亞這個家鄉。
眼睛注視著航班表,我看見了許多的“野心”、“企圖心”。這不回家的機場,我開始規划了下一站。

52. 只是不想承認

Image
【想向海借點力量,安撫自己潛逃的脆弱。尤其,那些不想承認的事物。】
我以為自己一直以來都在證明一件事情:我是可以的。努力唸書,努力擠進前面的排名。小學,我曾獲過班上第一名、第二名。也曾在精英班獲倒數的排名。我曾妄想自己當校內的模範生。當然,也只是夢。終究,成績、活動表現也不如他人優異。在《日新時代》找回自己的價值,找回那一點點的信心。嘗試告訴自己,不要擔心,你也有屬於自己的天賦。

那是過去嗎?不。其實,它是體內的一道疤。深深烙印在體膚,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自己。為何這麼努力地生活,對自己的要求甚高?真如口中所說,怕輸嗎?其實,有件事情是你自己不想承認 —— 得到家人的一個“點頭”。

友人常說,我對每件事情都相當嚴肅與認真。對我,總是戰戰兢兢,稍有不正經就會被我訓斥。對不起。從小在折難中長大,我害怕每次被別人嘲笑、責備。很多事情是時間帶不走的,尤其那些已根深蒂固於心中。

始終不明白“23元”的狀態為何會使您顏面盡失。我以為努力不開口要求已是作為一個孩子最大努力。你始終不知道孩子總是在等您“點頭”的那一刻。您不曉得,孩子永遠都記著那天三姑致電來詢問自己念了什麼大學、什麼科系,最後還補上一句“爸爸不知道你.......”。那是我心中永遠的痛,那道疤!

那天,第一次在與母親視訊中流淚。回想起叔叔在背後批評自己選科的不是,卻在面前大讚揚。確確實實的雙面人出現在眼前,而且還是近親。來台前還囑咐轉系事宜。我的一生走在不被祝福的道路上,越走越受傷,也越堅強。

拼命告訴自己:你在選擇你自己的路。只是不想承認,渴望家人的“點頭”。

自欺欺人。

51. 夕陽告別

Image
【我總是在消失前,明白離別的辛酸。故作堅強,只是我的保護色。】
半夜12時52分。
以為自己一睡就能到天亮。室友化自己為英雄,在虛擬世界廝殺。叫喊聲卻迴盪於寢室。在現實世界潛逃,虛擬世界無疑讓人們更有勇氣大作宣言。狂飆髒話、英雄主義,猶如星星懸掛在空中飄渺。你始終不知道自己眼見的星星,是怎麼個面貌。黑夜似虛擬世界,喚醒了人們最猖狂的一面。
明天,姵伊終於踏上歸途,回到期盼已久的家。我只能歡呼:終於啊!她始終是個戀家的小孩。我呢?徘徊在海岸線,凝視著汪洋大海。可惜,我還學不會游泳。相信思念會直鋪一道崎嶇小路,慢慢游,那或許應該歸得了家。我沒有特別眷戀在馬來西亞的屋,來台前的幾個月,搬進了新屋。找不到一絲的溫暖,尤其它容不下我的藏書。
7月6日,冠丞飛往北大參與暑期班。有些羨慕。或許,還得台灣好好修煉自己,才能再往下一個目的地出發。每每想起畢業後,尚有學貸需要償還,內心總有一股不踏實感。離開家裡多了一個人的自由自在,卻也泛起了心中的恐慌。介於渴望與畏懼之間,唯有不斷地調適自己心境,慢慢游。哪怕,我是一條旱鴨子。
告別姵伊在暑假中的陪伴,告別冠丞在北京之旅前的聚餐。暑假除了被工讀時數給填滿,或許睡眠可以讓我忘卻心中的不安。戶口僅存的23元,不斷地提醒自己不要再亂花錢。錢包中的錢,暫且估算能維持到工讀費入帳。

告別夕陽,告別朋友。身邊的人,慢慢地離開。“再見”已難以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