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草莓族致歉

身為人稱草莓族的一員,在此深深鞠躬致歉。小弟我是出生於九〇年代的小孩。曾為此稱呼深感氣憤,與他人爭論得面紅耳赤。我不願當草莓族,卻也默默接受。深深一鞠躬,為向栽培我們長大的老師、長輩們致歉,同時也深懷感激。

        對不起。小時候,父母親告訴我,身為學生的我們,只需要努力唸書、考上頂尖大學。這以便在大學畢業之後,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咦?同時,我還記得小六那一年,授課老師默默地把一些大考不考的科目(道德教育、音樂、美術)更換為必考科目(語文課、科學、數學)。中學時期,訓導處頒布人人一份“好學生”指南。違者必扣操行分,不解釋。白紙黑字猶如校方與學生之間的協議。大學呢?

        小學老師會把認為對的東西灌輸給同學。相對的,很多在社會工作的朋友,大家都喜歡搬出一句老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相對於人生各個階段,大學是較為自由的成長階段。我們從小被教育,應當服膺於制度底下當個好學生。大學之「大」,卻讓我們迷失了方向。因為從來沒有告訴我們,「自由」所謂何事?同時,對於「自由」的解釋,大家也有不同。

        這是我聽到一位阿姨這麼批評九〇年代的孩子:比外勞還糟糕(指態度)、囂張、自我中心。一種米養幾百種人。我們固然不能一竹竿打翻整船人,但整體的情況卻是如此。我們應當反思為什麼自己被這樣標籤化?不敬重長輩、認為一切為理所當然、金錢至上,這些行為盛行在九〇年代孩子的身上。然而,為什麼我們自己卻沒有發現,似乎也沒什麼知覺?教育,究竟帶給我們的是什麼?

        我拋出的問題涉及了整個社會結構的交互關係。這問題需要慢慢去探討。無論如何,我們這群草莓族乃是惡性的呈現者,理應致歉。惡性的施予者,又會是誰?值得討論。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