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陌生的家

「你什麼時候回家?」,室友問了我這道問題。答案依然不變,明年寒假。勢必要讓自己體驗台灣四季的變化,才願意回鄉看家人。這是我的堅持。一如當初來台與母親的作出的協議。母親從口中吐出思念的絲,纏繞在身上,我感受到了溫暖,卻也極力掙脫。友人對我的舉動深感佩服。可能,我依然不接受被別人標籤為“溫室的小花”,而在這地方上賴著不走,直到明年寒假倒數的前幾天。

        開始戀上高雄這個地方。旅居於此,我從厭惡到熱愛徒步。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居住在檳城的住宅區,我也只是宅在屋中。家中的二老都不喜歡孩子「趴趴走」。來回學校,父親請姑姑載送。從當初與母親鬥嘴,直到放棄每一次班遊的機會,變成宅男。原來,我在馬來西亞放棄很多的機會。現在說踏出的每一步,我都在追回過往錯過的時光。

        開始把宿舍當成自己的家。武嶺四村- 八四一一二。有個胖子從這小空間離開,已回家。寒假那段時間,只剩下我獨自一人守著這空間。母親似乎也常常如此。掃地、拖地、洗衣服、抹桌子…… 猶如家庭主婦,我真的照顧起這個「家」了!少去訪客的喧嘩聲,一個人呆在「家」裡也相當愉悅。出門前,把椅子推上,小心翼翼整理好使用過的物件;回房後,把鞋子輕輕放在置鞋區。家,應該是這樣的感覺。

        無聲無息。時間開始讓我習慣一個人的生活。開始,我喜歡住在高雄這座城市。高雄有許多景觀與檳城相似。乘搭旗津一號,總有種以為自己站在檳島與北海往返的渡輪上。或許,不經常穿梭在檳威大橋,把各個景觀給看透。然而,我卻把高雄當成了第二個家,也是我在南方的家。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