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南方、蟬花


『走在孤獨的道路上,花還是會為你而開。或許,我現在需要的是擁抱。』

任憑手怎麼張開,能夠握著的東西依然有限。時間,我想握住的是時間。時間如水,柔如綢,剛如鐵。它,總與粗糙的手掌,擦面而過。我,總與規律的時間,擦肩而過。如有若無的光影,讓停留時間的縫隙,掙扎。好像得到什麼,好像得不到什麼。曇花一現,瞬間。

走在孤獨的道路上,花還是會為你而開。踏上西子灣之旅前,我曾提醒自己勿迷失。可惜,繫帶在身上的指南針,不知是壞了,還是不懂的使用。走偏。地理知識不好,我追著不知名的星星,走向了北方。誒!不對。西子灣不是在南方嗎?最終,我終究沒搞懂南北方。

我看見蟬花在前方。走了欲有200個日子,兜兜轉轉,自己是否在西子灣也不清。走追著花的地方走去。咦?蟬花不是只出現在中國以南的地方嗎?我怎麼到了這個地方?這樣的話,我是否一直在往台灣以北走?可,這花終究在孤獨的道路上,獻上了一絲的溫暖。

或許,我現在更需要的是一個擁抱。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