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悲鳴夜晚

【媽,在這個夜裡,我透過通話聽見了你的宣洩、無奈,還有不安。從小,我就並沒有聽見你如此的宣洩?你還好嗎?聽見你急於把內心的話渲染在空氣之中。我感受到。然後,我也在對岸為你默默留下了淚。】

會,有那天嗎?

我從小就知道你們內心並未對彼此坦誠,背負著結婚的形式,不知道你們快樂與否。身為孩子,我永遠不敢觸碰老爸那條大男人主義的神經;我永遠也不敢去解開母親的那內心脆弱的面紗。婚姻終究是罪魁禍首,還有我那隻無情的手。

你們終究把話攤開來說了。

弟弟透過通話把你們的爭吵,讓我聽見。母親不肯接越洋電話,或許急於把內心幾十年來的怨恨攤開。很重、很痛,我一邊聽、一邊流淚。我相信你們不會離婚,可實際上你們已經離婚。從小就看見你們內心有個結,解不開,也無法解開。放下對彼此的怨、恨,你們才能心平氣和,好好談。或許,這是一段孽緣。

爲什麽你們的世界總是叫人這麼沉重?

爺爺如果還在家裡的話,是不是你們就不會爭吵?如果我兒時是壓抑你們爭吵的關鍵,能不能不要讓我長大?這股怨氣究竟累積了多久?我的離家是不是讓彼此擁有了出口?一家和樂,其實不過是別人為這個家冠上的形容詞嗎?

悲鳴夜晚。掛上通話,我依然要故作堅強。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