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不堪回憶

【我始終是脆弱的。不堪回憶把我的身體零件給分尸,可自己卻還在眷戀那短暫的美好。存活黑箱劇場中,我試圖緊握著飄渺的美好。所謂的寂寞,伴著我的一生。】

他走了。他也走了。你,也走了嗎?

面對無聲無息,腎上腺素不停地急速上升。身體一時負荷不了這麼龐大的衝擊,尤其我的防衛衣曾經擋下了龐大的打擊。尚未復原的情況下,我再次接受了同樣的激光。不只防衛衣破爛不堪,身體開始搖搖欲墜。我想倒下,我想倒下。

臉書留下的痕跡,總就是抹不掉。我開始選擇遷徙到安命之處。家園被破壞,我只能選擇離開,另尋他鄉。思念的力量比光速來得龐大。透過記憶拼圖,我把它重組。雖然這是違反一般常規的舉動,無他法,我不想眷戀在這個時間點上。

走了。開始把臉書的內容遷移到新的安命之處。這個過程是煎熬痛苦的,畢竟逃避本來就是暫時性。原諒我現在無法接受所面對的一切。我的靈魂尚需要軀殼來保存。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