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紅色炸彈


【如果這個社會都已經是晚婚時代,我為妳的結婚邀請感到擔憂。我對妳的認知依然停留在強悍、不服輸,希望妳一如以往,勇敢走下去。】

 真的。小學時光原來已經遠離許久,你副班長的魅力卻依然存在。一聲令下,你把我、甘圓、榮山給召集出來。那天,真的很意外。即便中學六年,我不與你同校,也失去聯絡。四人聚會當天,我特地駕車去載你。你一上車,話題卻並沒有在時光的流失下,帶走了什麽。六年不見,話題從小學劃下句號繼續延續。這是奇怪的友誼,經得起時間考驗,不失真。原來,我身邊還存有這份可貴的東西。

 很抱歉自己向你再三確定紅色炸彈是否屬實。我對於這個世界存有既定的刻板印象,以為大家都會選擇晚婚。對於無法接受你的邀請,自己在馬來西亞的對岸更是深感抱歉。匆匆忙忙利用網絡的便利,把祝福在你結婚註冊日當天,寄給你。原諒一個這樣不盡責的朋友。

 對你依然有副班長的敬畏,亦是小學的好朋友。小學六年同班,也只有我和你。於是,你找到了依靠。心裡除了替你開心,同時也為你感到擔憂。這個變化多端的社會,害怕你們是否有能力去面對?家長與外界犀利的眼光,究竟為你們添上了多少的壓力?無論如何,心裡默默為你獻上祝福。朋友總不是在遙遠的對岸,隔岸觀火。自己若可以幫上忙的,必定會互挺的。

回家,似乎多了一個期待。想當你孩子的乾爹。明年寒假回去,必定彌補這有缺失的祝福。祝你新婚快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