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世界是殘酷的

【我懂世界是殘酷的。但是,能否對我稍有耐心、給多點時間?】

我從傷痛走過來。失戀的打擊對我來說,是相當大的。它,過去了。那是心靈成長必要過程嗎?我不知道。台灣把它稱為大學四學分之一。我一直覺得這是可笑、荒唐的。不過,我總算走出來了。現在有如和尚下山之後,遇見一群猛獸。尚未修行成功,面對前方的凶悍,該怎麼解決它。這是我目前的困境。

下午的時候,與錦忠老師一起吃飯。有人陪伴的感覺,很好。好似強華老師那天在留言中說,我只能給你父愛。哈。我先是笑了,內心再摸摸地道聲謝謝。一切不就如你在《師生說》寫的那樣嗎?這是一場遊戲。遊戲有三次的機會,何需緊握這一個命?讓自己承受不必要的狹隘壓縮感?沒人會因為你剩下兩條命而對你有所讚歎。成功闖關是重要的。

錦忠老師問我說之後有沒有研究所?我自己也很訝異為何自己的回答變得唯唯諾諾。若是以往,我會很堅決地說“有!”,再說自己想念什麼。即使這個關卡挑戰失敗了,別忘了自己還有下一次的機會。人生比遊戲還有更多的機會,自己何必太執著呢?我自己也在罵醒自己。

世界是殘酷的。的確如此。但是,怎麼讓自己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中,地位自己、找回自己,那才是我想要做的。陰天總不會一直擋著太陽的照射,它總會下雨,萬里晴空。

為自己說個“加油”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