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3

43. 悲鳴夜晚

【媽,在這個夜裡,我透過通話聽見了你的宣洩、無奈,還有不安。從小,我就並沒有聽見你如此的宣洩?你還好嗎?聽見你急於把內心的話渲染在空氣之中。我感受到。然後,我也在對岸為你默默留下了淚。】

會,有那天嗎?

我從小就知道你們內心並未對彼此坦誠,背負著結婚的形式,不知道你們快樂與否。身為孩子,我永遠不敢觸碰老爸那條大男人主義的神經;我永遠也不敢去解開母親的那內心脆弱的面紗。婚姻終究是罪魁禍首,還有我那隻無情的手。

你們終究把話攤開來說了。

弟弟透過通話把你們的爭吵,讓我聽見。母親不肯接越洋電話,或許急於把內心幾十年來的怨恨攤開。很重、很痛,我一邊聽、一邊流淚。我相信你們不會離婚,可實際上你們已經離婚。從小就看見你們內心有個結,解不開,也無法解開。放下對彼此的怨、恨,你們才能心平氣和,好好談。或許,這是一段孽緣。

爲什麽你們的世界總是叫人這麼沉重?

爺爺如果還在家裡的話,是不是你們就不會爭吵?如果我兒時是壓抑你們爭吵的關鍵,能不能不要讓我長大?這股怨氣究竟累積了多久?我的離家是不是讓彼此擁有了出口?一家和樂,其實不過是別人為這個家冠上的形容詞嗎?

悲鳴夜晚。掛上通話,我依然要故作堅強。

42. 上山下海

【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幸福的權利。然後呢?認清自己的路,哪怕坎坷、悲哀,還是要走下去。算命師告訴大任老師,他上輩子與上上輩子是出家人。如果上輩子我已傷害了這個世界,那麼這輩子就好好彌補過往的罪惡。縱使,一切都非自願。善哉!】

似乎能為朋友做的不多。或許,當我的朋友是他人生命中的一個罪過。論能力、才智、 金錢,也沒有一種是自己可以貢獻的。猶如蠻牛,捨身付出應該是自己唯一可以拿出來炫耀的。是吧?自認自己對身邊朋友還算重情重義。

最近,大家都為活動而忙碌。開心嗎?似乎沒有一次是開心的,感覺都是在幫人家收尾。或許,這是我為上輩子所做的償還。苦難之中,朋友之間不互相扶持,大家都會一起倒下。今天和盧姵伊上山下海為僑聯送舊短片做最後的努力。不想承擔,並非不願意。而是,大家總會把責任推給所謂有能力的人。失去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獨自承擔成了一種交代。那又有何意義?我想,大家都是在逃避“辦活動而不愉快”的感覺吧。

那爲什麽就得有能力的人來承擔這一切的痛苦?自私。

討厭人家對我說 “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這對將來出去社會之後...”等諸如此類的話。自己吃飯不比有經驗的人吃鹽多,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觀。道路還是要靠自己走出來,沒必要靠他人來形塑。我總是對冠冕堂皇的話感到反感。除非他人身體力行、以身作則,內心才能表示認同。

這個世界有多少人願意為自己上山下海,還是得好好數一下。

41. 不堪回憶

【我始終是脆弱的。不堪回憶把我的身體零件給分尸,可自己卻還在眷戀那短暫的美好。存活黑箱劇場中,我試圖緊握著飄渺的美好。所謂的寂寞,伴著我的一生。】

他走了。他也走了。你,也走了嗎?

面對無聲無息,腎上腺素不停地急速上升。身體一時負荷不了這麼龐大的衝擊,尤其我的防衛衣曾經擋下了龐大的打擊。尚未復原的情況下,我再次接受了同樣的激光。不只防衛衣破爛不堪,身體開始搖搖欲墜。我想倒下,我想倒下。

臉書留下的痕跡,總就是抹不掉。我開始選擇遷徙到安命之處。家園被破壞,我只能選擇離開,另尋他鄉。思念的力量比光速來得龐大。透過記憶拼圖,我把它重組。雖然這是違反一般常規的舉動,無他法,我不想眷戀在這個時間點上。

走了。開始把臉書的內容遷移到新的安命之處。這個過程是煎熬痛苦的,畢竟逃避本來就是暫時性。原諒我現在無法接受所面對的一切。我的靈魂尚需要軀殼來保存。

靜音

一隻手機,靜靜地在沙發震動,靠著纖細肌膚與粗糙沙發相互摩擦。微微聲響,漸進式增強的鈴聲,直叫著有人關注并點擊“接聽”按鈕。在接聽之後,沒人預測結果會是如何。無人再撥通這個號碼,手機只能躺在那兒,處於靜音——當詩人再也寫不出一首詩,當歌手再也唱不出一首歌,當人民再也發不出一點聲。這個世界將會陷入安靜,慢慢地無聲無息,靜音狀態。靜,無感。這個世界恐怖的不是爭執,而是打開了靜音模式。原本默認的設置,我們是可以清楚發聲,毫不遲疑。可是地球明明只是繞著太陽運轉,並沒有做出任何明顯的舉動改變自己,為何人們步伐越走越快,越來越畏懼?
    “你好,歡迎光臨。關東煮買四送一。”
初來乍到寶島,面對服務人員的熱情款待,渾身不自在。身體像穿著粗糙的布料,毛細孔與衣物毛髮相互接吻,極為激烈。先是對此大為讚歎,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尤其身在異鄉,地理上的限制,往往理性會停止對家鄉的思念。即使家財萬貫,更也不可能每個月臺馬往返。人,總會有個限度,健康最為顯著。往後,頻繁且洪亮的聲音,且相同臺詞,不間斷地轟炸耳膜,開始感覺不耐煩。現在,卻習以為常。習慣是一直不斷地重複相同的動作而形成的。這看似美好的畫面,最終只是淪為你我習慣的生活方式。
一家家24小時的便利商店,林立在街道上。從學校通過隧道口走出校園,一直往下走,即可發現前方不遠便有兩家便利商店。轉個彎,又有一家。這個地方,原本以靠著各個不同的小店鋪所組成的商業繁華,有美食、雜貨、專賣店。在便利商店的進軍,黯然失色。瞬間,這個地方上只剩下那幾家全日不休亮著燈光的商店,隨顧客來回進出店面,只剩下間斷式的進出聲。在白天,這小地方看似繁華。殊不知,黑夜的降臨,才把真相浮現出來。真相無法歷經月光的洗禮。你看見的是一個個僵尸走入這些商場,大家都信仰他們。
在這個地方上,大家都被宰製。工業革命所造成的資本主義,我們無奈地接受了。人們常說的:“這一切都是爲了生活”。看似理所當然,卻不知你是害怕與別人背道而馳。這會讓你感覺到,孤獨、無助,如果你選擇了流行的反方向。當一個人有得選擇快樂還是孤獨,我想,沒有人會想要選擇後者。除非他抱著很大的信仰,去審視身邊的一切事物,藉由視角上的不同,且心安。或許,他才能坦蕩蕩地走在向別人說“不”!其實,這是你一直以來想要學習的。可是,往往選擇靜音。即使,心裡多麼地強烈,不安。
夜半三更,肚子餓,如果你不是個愛下廚的人,…

40. 紅色炸彈

Image
【如果這個社會都已經是晚婚時代,我為妳的結婚邀請感到擔憂。我對妳的認知依然停留在強悍、不服輸,希望妳一如以往,勇敢走下去。】

 真的。小學時光原來已經遠離許久,你副班長的魅力卻依然存在。一聲令下,你把我、甘圓、榮山給召集出來。那天,真的很意外。即便中學六年,我不與你同校,也失去聯絡。四人聚會當天,我特地駕車去載你。你一上車,話題卻並沒有在時光的流失下,帶走了什麽。六年不見,話題從小學劃下句號繼續延續。這是奇怪的友誼,經得起時間考驗,不失真。原來,我身邊還存有這份可貴的東西。

 很抱歉自己向你再三確定紅色炸彈是否屬實。我對於這個世界存有既定的刻板印象,以為大家都會選擇晚婚。對於無法接受你的邀請,自己在馬來西亞的對岸更是深感抱歉。匆匆忙忙利用網絡的便利,把祝福在你結婚註冊日當天,寄給你。原諒一個這樣不盡責的朋友。

 對你依然有副班長的敬畏,亦是小學的好朋友。小學六年同班,也只有我和你。於是,你找到了依靠。心裡除了替你開心,同時也為你感到擔憂。這個變化多端的社會,害怕你們是否有能力去面對?家長與外界犀利的眼光,究竟為你們添上了多少的壓力?無論如何,心裡默默為你獻上祝福。朋友總不是在遙遠的對岸,隔岸觀火。自己若可以幫上忙的,必定會互挺的。

回家,似乎多了一個期待。想當你孩子的乾爹。明年寒假回去,必定彌補這有缺失的祝福。祝你新婚快樂。

39. 暴雨之後

【暴雨之後,我踏在濕漉漉的草地上。天空依舊放晴,一如既往。然而,我內心接受的雷聲響雷、雨聲孤寂,無法從心裡頭釋懷。日子,依舊過去。】

很多東西慢慢開始會有緩衝時間。世界經過多次的爆炸,才有開始平靜、安穩的時期。我亦如此。這學期許多的爆炸與打擊,讓我抱腿痛苦、崩潰頹廢。時間好比消毒水,雖然洗淨了傷口,也盜走了瞬間的美麗。回歸時間軸,我繼續往前走。曾有過的激動、悸動,我也一定帶著走。這是我的私有產物。

試著各種方式,連最後的方式:發E-mail也做了。你始終不肯為這場激情畫上句號。我依然在等待一點丁的文字可以解開這一切未知的空白。505之後,平靜似有聲的抗議一直不斷地持續著。抱著改變的決心,痛哭、流涕,日子還是要走下去。無論是你、政局,我都只有等待的份。唯獨不同的是激情漸漸淡去,是否能從重新燃起,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也希望能能夠冰封這份情感。可是,我無法這麼做,它會變質。

這短短的日子里確實經歷了不少。烏雲散去,雨水洗淨,我看見了彩虹。前方的路,還是可以繼續走下去。曾有過的,我會放在心裡。帶著這份情感,繼續走。

現在的一切,都發生在暴雨之後。思念依舊。

那一隻牽不起的手

母親已年邁,五十有餘。她這一生除了引以為傲的清一色男丁,似乎什麼都沒有。身上沒有珠光寶氣,臉上沒有淡妝濃抹。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個女人跌進婚姻墳墓的倒影,卻不知這是愚昧造成我的無知。仔細回想身邊的阿姨姑姑,只有母親是如此甘於平淡。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愚笨、自私,甘心讓這個女人被父權體制的社會所宰制。其實,是你自己把母親推在遠遠的一旁。你那一隻母親出生於一個重男輕女的時代。小六,成績排名第四,表現優異。老師對於她的優秀稱讚不已,並給予厚望。無奈,貧窮子弟往往只能把自己的理想放置於一旁。正以為自己將要升上中學繼續唸書之際,外婆的不允許,無疑給母親重重的一擊,造成至今的遺憾。外婆當時身懷六甲,即將產出二姨。家中經濟原本就只能持平,再添嬰兒,重重增加了一筆開銷。多餘的金錢,雙親寧願資助舅舅,也不願多給予母親一絲升學的希望。肩上的書包,有著沉重的負擔,被迫要放下來。記得母親曾說,她的書包是用草蓆說編制的。

  每逢下雨,母親用雙手摟著它,避免被雨淋,與現在的我們截然不同。我們卻是頂著書包,護著避免頭髮濕透。我未曾見過那個書包,或許並未隨著出家而一併帶走。她,接受這樣的安排。 耳聞母親口述這故事,聽不見她的怨氣。家中雖然她並非兄弟姐妹最大,卻擔當起開始養家的責任。外婆的一言,讓她把以往上學一直手持的書包靜靜藏起。手,從此不再是持著筆。她選擇了認命,徹底服從這個社會所既定的不成文規則。她開始挨家挨戶收集舊紙箱。一個個原本立著的,拿著美工刀,劃過紙箱邊界。就這樣,慢慢地收集成一堆堆,再讓開羅里前來的司機收購。她口述的時候,我仔細地聆聽並未太注意她的臉龐,唯獨可掬的笑容最令人難以忘懷。她繼續說,以前的紙袋並非由工廠生產,質料也非塑料。那雙巧手則成了她的謀生工具。她先把一卷的牛皮紙,用美工刀劃成每張同等大小,再疊合折成紙袋的狀,並用木薯粉泡製的漿糊粘合。雖已過去多年,母親還是可以快速地製成一個紙袋。那是唯一一次,我曾看過她為自己的驕傲而沾沾自喜。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並未見她如此的笑。

  我本以為“無法上學”已經是母親在命運這條道路上最為淒慘的事情。卻不知,尾隨緩緩道來的故事,才讓我明白,人的一生真的並非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媒妁之言,在我的知識觀裡,止於古裝連續劇。然而,這部戲劇並未如同主題曲之後所寫“純屬虛構”那樣。它確確實實發生在母親的身上。她說,自己的戀愛時無非一場電…

38. 停,靜,聽

【昨夜,我又崩潰了。友人的謾罵與導向是我瞬間的安慰。我的力氣似乎已經達到極限,就像我的文字無法滿足自己。該停,靜,聽。】

之前參加了許多文學獎,似乎都石沉大海。你早該明白西灣散文獎只是一個幌子。文字開始停滯,猶如成長一般。我開始唾棄自己,為何如此懦弱?面對浩瀚的大海,我被吞噬。身在泥沼之中,脫身潛逃才是我的本名。

開始,我應該停,靜,聽。停,停筆、停賽;靜,靜音、靜心;聽,聽己、聽人。我在大學調整心情的時間,多於上課。上課只不過是我的輔修。處於陌生異地,需要不斷的定位。我依然缺乏安全感。

一個人漂泊在人海中,我試著抓著每塊浮板。身體聚集太多的負面能量。身體除了體脂肪與囤積肉,每個隙縫都被黑暗給填滿。浮板也無法撐著我的身體了。

我是旱鴨子,也沒有吞下惡魔果實。漂浮悠遊在城市中,需要更強的能力。魯飛用了兩年習得一身霸氣。這需要天份還有決心,毅力。

停,靜,聽。小子需要時間成長。
Published with Blogger-droid v1.7.4

37. 恍如隔世

【開始偏離時間的軌道。從大選開始到結束、高雄10個地方快閃活動,再最後取消的座談會。一切恍如隔世。現在,需要的是把心給冷靜下來。】

505之後,大家把燈給關了。那是大馬人民歷史性的一頁。一切並非在國際間流傳的那樣。他們始終還是不了解馬來西亞。沉浸在網絡上的流言蜚語,使用者不得不提高警惕。苟延摧殘在網絡上,不如上街走一走。一個比賽的參賽者不會讓自己在不公的情況下,接受成績。而旁觀者何需緊張?人民團結一條心,適當表達出心中的意願,那才是馬來西亞子民應當要做的事情。

很多事情被海嘯給打亂了。高雄10地方的快閃活動,從一路上的憤怒走到最後,我開始靜下心來。你懂,自己的意願是想要讓馬來西亞的朋友知道,尚有留在海外的我們一起在奮戰。雖然我們手中沒有投票權,心一直同在。沉溺在一個悲傷的狀態,不如敞開心房。參賽者說還有21天的上訴時間。21天有些漫長,我必須先跳出框框繼續走我的步調。我會觀望。目前,我也無法辦到什麼。

於是,心靜。在這緊繃的情緒下,我想文學是唯一讓我擁有喘氣的空間。手裡拿著《南洋論述》,明明知道自己尚有很多書未看《離散與家園想像》、《咪搞蒙古女郎》,不過心中就是擺脫不了沉浸於文學的喜悅。開始,你明白小、中學的科目細分是世界錯誤分類。知識本身理應一體。一切就像你發現社會學其實在文學中也有所謂的隱藏架構。跨學習,其實也只是把遺失的記憶重新拼湊在一起。這個世界藏著很多的未知數。

作業是把我拉回時間軌道的標記。可是,我卻因為作業而想再次離開時光軌道。

36. 世界是殘酷的

【我懂世界是殘酷的。但是,能否對我稍有耐心、給多點時間?】

我從傷痛走過來。失戀的打擊對我來說,是相當大的。它,過去了。那是心靈成長必要過程嗎?我不知道。台灣把它稱為大學四學分之一。我一直覺得這是可笑、荒唐的。不過,我總算走出來了。現在有如和尚下山之後,遇見一群猛獸。尚未修行成功,面對前方的凶悍,該怎麼解決它。這是我目前的困境。
下午的時候,與錦忠老師一起吃飯。有人陪伴的感覺,很好。好似強華老師那天在留言中說,我只能給你父愛。哈。我先是笑了,內心再摸摸地道聲謝謝。一切不就如你在《師生說》寫的那樣嗎?這是一場遊戲。遊戲有三次的機會,何需緊握這一個命?讓自己承受不必要的狹隘壓縮感?沒人會因為你剩下兩條命而對你有所讚歎。成功闖關是重要的。

錦忠老師問我說之後有沒有研究所?我自己也很訝異為何自己的回答變得唯唯諾諾。若是以往,我會很堅決地說“有!”,再說自己想念什麼。即使這個關卡挑戰失敗了,別忘了自己還有下一次的機會。人生比遊戲還有更多的機會,自己何必太執著呢?我自己也在罵醒自己。

世界是殘酷的。的確如此。但是,怎麼讓自己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中,地位自己、找回自己,那才是我想要做的。陰天總不會一直擋著太陽的照射,它總會下雨,萬里晴空。

為自己說個“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