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缺席

【命運早已註定。我們必須不斷地在某個場合缺席。我出席了人生四年可能或者不可能被改變的轉淚點,同時也缺席了兒子的場合。母親,你會否責怪於我?】

再次堅信: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當針線把褲袋的縫合的那一刻,我確確實實知道自己身在國外。原來過往有太多事情都依賴母親。踏在這個這個土地上,至今遺憾的是抗拒母親教我廚藝那一天。與你說,肚子餓出去買就行啦。原諒我的拒絕,才能牽掛的絲拉到寶島。我把這延綿不斷的絲,縫在一個個思念的破空。思念猶如每個人把生殖器官隱藏起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裸露的情感。

大學生活過了八分之一。我尤其對系上的同學深感抱歉,頻頻缺席。我的人生有著不可置下的責任,。時間就這樣被一段段被瓜分,僅存的也只有睡眠時間。剩下的只有鬧鐘陪伴,喚醒沉睡的疲憊。告訴著我,你還有很多責任需要完成。

那不是堅強的表象。我只是不習慣太裸露表現出自己的情感。這個世界有著太多的眼光,並非每個人都懂得自己內心的尺究竟有多寬、多長。隱藏,或許就是我的本性。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