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破底腳襪


【腳襪失去了束縛腳踝的能力,一步一步地退下。母親一隻一隻地收起,裹在塑料袋。誒,怎麼不丟去。它只是沒彈性,還可穿啊!】

成長過程,是殘酷的。射手座孩子嚮往自由。對於這個世界的箝制、捆綁,一股蠻牛脾氣就是“衝”。不甘為何一圈又一圈的繩索圈著自己,我不要!自己從來就沒有想要像洋蔥那樣被保護。脫了一層,再脫。赤裸裸,坦誠面對自己。腳襪破了個洞,在腳趾往下中央。沒人看見,腳踝還是緊緊被腳襪束縛著。

那是一種顯露出野心的狀態。前陣子想繼續馬華文壇前輩的步伐,研究馬華文學。想寫書的想法一樣沒變,屬於自己的小說、散文集。野心想那個破口,不斷地被摩擦,漸漸擴大、顯露出來。想想馬華文學九字輩這一塊尚未被人深入研究,當然也是不成氣候,不過自己卻想開先例。如果有時間,應該會以黃子揚為第一個。自己從來不誇海口,所做就做。我只是需要時間。工讀與課業夾擊,休息時間寥寥無幾。調試心情,一下就花了很多時間。

野心顯露出來,心和母親是系在一起的。近期很多的文字離不開母親,縱使人在海外。母親好比腳襪系在腳踝上,只要是出門穿著包鞋、布鞋,必定腳穿襪子。崇尚自由,從來就不是被什麼束縛著。怎麼把心打開,才是自由。

野心背後還背著一個重量 —— 母親。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