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3

35. 歸屬感

【我在外地追尋著歸宿。人,一輩子都在追求的事情。】

這個世界是由很多個圈圈組成的。記得物理有一課,老師在教密度的時候,用實體、液體、空氣三個不同形態的東西,來做比較。感覺我的世界好比空氣那樣,它僅僅能容下幾個小圈圈,彼此有空間浮走。

和一群人行走的時候,自己要不是走在最前面,就是走在最後面。我總有一個想法:自己永遠是別人的累贅。所以,我總是喜歡一個人。縱使,那是寂寞、孤單,有時候也會害怕。

不過,我相信走在一個空曠上,會有人願意加入我的行列。

他,也需要相同的歸屬感。

34. 擁抱虛無

【一個很奇怪的狀態:人在空虛的時候,需要虛假的東西來填滿。然而,我們都知道那些虛假只是不過是一種自我欺騙和逃避而已。黑夜裡,你也有驚醒的時候。】

我知道他已經走了。時間刷過身體的傷痕,坐在漆黑角落,只剩下白燈照耀。沉浸在一種虛無的國度,我忘記了暫時的痛、暫時的傷。其實,它總會有再復發的一天。我知道的。

於是,我繼續渴求未來的美好。試圖用想像的能力把美好的事物拼湊在一塊,創造烏托邦。什麼時候開始擁抱虛無度日?我似乎越來越害怕自己沉溺於一種難過的日子。

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怕。我看不清自己的臉,只是藉由相像去撫慰自己受過傷。那道疤痕。

33. 還剩什麼?

【天使問我說,你要什麼?】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淪陷在一個只有自己明白的世界。那種無助與渴望,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感受到。此時此刻,我竟然渴求一個同情。那曾經被我不屑一顧的東西。這是我要的認命嗎?不是!

我知道自己有很多的難關。關關難過,難難都過。的確是這樣走過來的。怎麼在這個時候,就要倒下來了?背包裝的東西越來越多,難怪我一直想躺下來。

把牆上的目標都撕下來,我自己所需要承擔的責任不需要這麼大。可是,我想學習媽媽是怎麼走這麼艱辛的日子?媽,什麼樣的命運讓你如此強大?

然後,你還剩下什麼?

32. 大學之道

【大學之道:先讓你對未來有憧憬,再讓你的未來失去熱忱。消磨殆盡。】

這是大學的一個關卡嗎?每次到了某個時間點,我就有一種放棄的念頭。或許,就如朋友所說的:“你不會的啦!”。認命的小孩,總不會放棄命運安排。他只是需要抱怨的力量,讓自己繼續地走下去。

每天睡醒的那一刻,即使天亮了,也不知那是天亮還是黑暗。窗簾總是不會被打開。高雄的太陽照不進小小的隔間,即使擁有兩個小窗口。我以為室內的黑暗可以撫慰那時間迅速地流逝。其實,自己也是在逃離時光隧道的吞噬。

逃。逃到了懸崖,再來面對。總是到了最後一刻——不想死,我才有勇氣面對一切。

31. 懷念爺爺

【從爺爺去世到入土的7天裡,我都在身邊。沒有眼淚。可是心裡的悲傷也因掩蓋不了,浮現在臉上。我記得,你曾化身蝴蝶回來過。】

這幾天,忽然懷念起爺爺來。爺爺,你在另外一個世界過得還好嗎?我相信,如果你看見現在的我必定會為我感到開心。就如當初,你恭喜我能豁免繳交學費在日新獨中就讀一樣。爺爺,我記得來台前曾燒香告訴你,我來台唸書的事情吧?嗯。我在這裡半年了。

爺爺是在我高一那一年走的。今年是第五年。即使小時候你曾打罵我,我也知道你是疼我的那一個。父親的大男人讓我感到敬畏,母親的認命讓我感到無力、妥協。親人中,你是最疼我的一位。也只有你是鼓勵我的。

小時候,我不太喜歡爺爺。因為每次都會被爺爺罵。回想起來,我才明白自己都在做些危險的事情:真實版的辦家家酒(真火烹飪)。小時候,每次被母親訓斥,你總會替我解圍。因為肚子有蛔蟲,吃飯速度相當緩慢。你是一匙匙地為我吃飯。

看見蝴蝶,我總會想起爺爺。你並沒有離得太遠,還在我心裡。

30. 帶我走吧

【嘿!帶我走吧。我不想呆在這個地方。我不想困在這個框框裡。】

我只是在繁華的喧鬧中,找到了那孤獨的聲音。踩在界限上,我不知道自己屬於何方。說好的一起走,你是在前方等候?還是自己先離開了?一則簡訊也沒有,一通留言也沒有,一句話也沒有。

蒲公英的約定是不是比較輕,而經不起風的輕撫?它,好像飄走了。眼簾中,好像沒有看見似羽毛的東西在飄。光線有些刺眼,粗框眼鏡也無法為我遮擋眼前的照射。眼睛一瞇起來,消失了。

帶我走吧,一切還有如果的話。

29. 一場告別式

【這是一場告別式。頂上烏雲即使再怎麼密黑,下完後,又是晴天。烏雲後的彩虹,不正是你在追尋的夢嗎?】

我們會互相提醒,彼此還有夢。

你似乎提醒了我什麼。算起來,我也不過少個東西。只是不甘自己擁有了又失去,我以為自己緊握着。是拳頭過於用力?它,消失得無影無踪,毫不留下一點痕跡。
昨天,你告訴我說自己面前有個障礙。我才明白原來那還是自己跨不過的障礙。幾時再怎麼緊握,他都不會回來了。我多麼希望自己是個時間魔術師,把一切都回到過去。挽回、不認識,還是好好地告別?我是心可以坦蕩盪地面對一切。
被雨水弄疼的感覺,怎麼也散不去。那我們就帶着它一起行走,一起追尋。

這是一場告別式,你我的。

28. 買醉咖啡

【你不屑一顧地走了,毫不留情地把一切的帶走。連僅剩下的溫存,也都沒了。我靠著一杯杯的咖啡買醉,等你上線看看我給你的留言。】

這一切真的結束了嗎?這個句號畫得有點太突然。你就這樣走了,頭也不回。我把盡可能有辦法與你再說上一句話的方式,都留言了。你看得見,聽得到嗎?即使告別,為何連再見也不說一聲就走了?

在夢裡哭了一回又一回。我確信那是夢。醒過來,只有眼睛是微痛的。沒有淚水,枕頭沒有任何水跡。一杯杯的買醉咖啡,沉浸於想你的夜。我內心渴求的只是一個坦蕩盪的結束,然後說聲再見。

唱歌不是我的本能,我只是想宣洩內心被壓抑的情緒。那股氣息瀰漫在寢室中,把痛苦一併帶給了室友。對不起,原諒我的脆弱。

27. 缺席

【命運早已註定。我們必須不斷地在某個場合缺席。我出席了人生四年可能或者不可能被改變的轉淚點,同時也缺席了兒子的場合。母親,你會否責怪於我?】

再次堅信: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當針線把褲袋的縫合的那一刻,我確確實實知道自己身在國外。原來過往有太多事情都依賴母親。踏在這個這個土地上,至今遺憾的是抗拒母親教我廚藝那一天。與你說,肚子餓出去買就行啦。原諒我的拒絕,才能牽掛的絲拉到寶島。我把這延綿不斷的絲,縫在一個個思念的破空。思念猶如每個人把生殖器官隱藏起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裸露的情感。

大學生活過了八分之一。我尤其對系上的同學深感抱歉,頻頻缺席。我的人生有著不可置下的責任,。時間就這樣被一段段被瓜分,僅存的也只有睡眠時間。剩下的只有鬧鐘陪伴,喚醒沉睡的疲憊。告訴著我,你還有很多責任需要完成。

那不是堅強的表象。我只是不習慣太裸露表現出自己的情感。這個世界有著太多的眼光,並非每個人都懂得自己內心的尺究竟有多寬、多長。隱藏,或許就是我的本性。

26. 抱怨小孩

【我不是天生具有抱怨能力。唐老師的留言猶如當頭棒喝。我走在一條現實壓力的鋼索,迷迷糊糊看見老師阻擋在前。其實,這一切都只是個幻象。它是心理障礙。】

連續幾天把教授當成炮灰囤積在狀態上。眼前的影像在多位關心下,漸漸清晰。一切似酗酒鬧事。醉醒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事情。我不是愛抱怨的小孩。面對突如其來的事情,我一直以為有能力解決這一切。容器在累積的當兒,也有不小心洩出來的時候。只是,我不小心洩了一大堆的氣,還殃及池魚。深知,錯了。

唐老師的留言讓我把時光重新倒流。我清楚明白自己念社會學,不再是興趣之談,是對自己選擇負責任。縱使它是第十個志願,它依然是自己所選。選我所愛,愛我所選。

大家處在一個不同的起跑點。我無法地停歇。我與世界有著鴻溝,任憑怎麼跑,都無法達到對岸。人家有野狼、小綿羊,我只有雙腳。即便是不同的條件下,我都相信自己有辦法走出自己的路。這是一條和母親的心同在的路。

謝謝你們的關心。抱怨小孩並不是抱怨,他只是恐慌、害怕這現實世界。

*感謝希涵、奎加、那非,窩心!還有唐老師的留言。

25. 命運

【命運,我從母親的身上看見的這個詞。不再相信課本、論文的冠冕說辭。它,無法解釋母親怎麼被命運蹂躪。我不相信母親不曾沒有過夢想這回事。】

近期的忙碌,不外乎都是在忙碌別人的事情。原有的時間已經無限被開根號,現在還要再次進行二次開根。命運原本就不給我24小時,即使每個人都擁有這樣的時間。無奈。我只能不不停地快步走,快步走。讓即使不是24小時的時間,也可以作出用24小時達到的效果。可是,即使擁有再大地能耐,這也僅僅只是一種幻想。

或許,一個負債的小孩不該埋怨太多。母親是最大的支柱。我知道自己念完大學也無法給母親更好的生活。真的無法。在這個社會生存,大學畢業已經是最低的門檻。這個淘汰遊戲,只有好的技能才有辦法存活。我要的不是魚,而是釣竿。再多的學歷、金錢,也有被用完的時候。技能,卻是隨著我入棺材而一起埋葬。

唯一的期盼,少給母親幾根白髮。我也接受命運的安排。盡人事,聽天命。媽,你不也是這樣嗎?

24. 兒時相冊

Image
【是不是在我出生的時候,一樣是被人緊緊的抱在懷裡?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我才回憶起親情這回事。但任憑我怎麼回憶,記憶為何只追溯在我被迫獨立的那一刻?】

23. 青春痘

Image
【我以為你就這樣消失在那無聲無息的大海。當我再次看見你的消息,錯愕。這是一場天降甘露,還是晴天霹靂?我不知曉。】

22. 破底腳襪

Image
【腳襪失去了束縛腳踝的能力,一步一步地退下。母親一隻一隻地收起,裹在塑料袋。誒,怎麼不丟去。它只是沒彈性,還可穿啊!】

成長過程,是殘酷的。射手座孩子嚮往自由。對於這個世界的箝制、捆綁,一股蠻牛脾氣就是“衝”。不甘為何一圈又一圈的繩索圈著自己,我不要!自己從來就沒有想要像洋蔥那樣被保護。脫了一層,再脫。赤裸裸,坦誠面對自己。腳襪破了個洞,在腳趾往下中央。沒人看見,腳踝還是緊緊被腳襪束縛著。

那是一種顯露出野心的狀態。前陣子想繼續馬華文壇前輩的步伐,研究馬華文學。想寫書的想法一樣沒變,屬於自己的小說、散文集。野心想那個破口,不斷地被摩擦,漸漸擴大、顯露出來。想想馬華文學九字輩這一塊尚未被人深入研究,當然也是不成氣候,不過自己卻想開先例。如果有時間,應該會以黃子揚為第一個。自己從來不誇海口,所做就做。我只是需要時間。工讀與課業夾擊,休息時間寥寥無幾。調試心情,一下就花了很多時間。

野心顯露出來,心和母親是系在一起的。近期很多的文字離不開母親,縱使人在海外。母親好比腳襪系在腳踝上,只要是出門穿著包鞋、布鞋,必定腳穿襪子。崇尚自由,從來就不是被什麼束縛著。怎麼把心打開,才是自由。

野心背後還背著一個重量 —— 母親。

21. 心歸似海

Image
【我乘這海水漂泊。飄啊!飄啊!海水被陽光映著。耀眼的金黃色。眼睛無法適應,瞇著眼。腳尖輕觸海水,溫暖的。心歸似海。我需要海的平靜、澎湃,還有狂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