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學華語

寒假時間,因華語中心需要臨時工讀。也不懂自己是因為缺錢,還是不想讓這假期過得太慵懶,幾經考慮之下答應了學長去工讀。中山文學院在山上,每當和 朋友聊天的時候,總會調侃說文學院是一個世外桃源,坐落在山上,吸收大自然的靈氣。「成仙」是否也要這種環境?不懂。不過,文學院倒是個不錯的觀景台。夕 陽緩緩落下,映照在建築物上的光線,格外奪目耀眼。

 工讀的這幾天,有不少人登門拜訪,詢問有關課程的詳情,不乏外籍人士抑或者常年居住在非華語語系國家的人。我自己是個華人,而且高中時期就讀華文 獨立中學,所以很多人聽聞我在臺灣繼續深造,一點也不感到意外。甚至,他們還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普遍上他們本身的華語程度並不高,何以學習華語?除了他 們如同我在臺灣這地方念大學,需要華語這語言為媒介,我倒是想不出一個很好理由。

 一個在打掃走廊的早上,我聽見從課室裏傳來的聲音——播放器發出的人聲,鏗鏘有力,但好似聽不出一點感情。專業化是否要撇除感情,才能製造出更大 的效益?我不喜歡這股聲音。聲音帶我回到小學一年級,不同的是,那是老師帶領大家一起閱讀。可是,每次聽見他們努力地糾正自己的發音,我卻悸動不已。學習 華語,對他們而言是件什么樣的事情?我只知道自己在學習英文和馬來西亞文的時候,為了考試及格,制度所逼。

 華語這語言,好似被公認為世界最難的五種語言之一。但,真的是如此嗎?太陽西下的時候,往往卻不比中午時段來的酷熱。華語是否也好像太陽被經緯線劃分,才讓人覺得中午是這么的酷熱?還是一種感覺?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