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垂死掙扎

望向對面餐廳的招牌,其中一部分的燈管不停地閃爍。我就一直盯著,外人看似發呆,其實我在接收它想傳達的意思。結果,我得到了「垂死掙扎」這四個字。

 三月三十日,聯招發榜。這一天,對通過海外聯合招生委員會向台灣申請大學的學子,是非常大的節日。它像是一份未拆的禮物。只要你還沒去探討裡頭的玄機,隨時都有被炸死的可能性。

 老天爺待我不薄,我得到國立中山大學的社會學系。雖然它並不是我的志願,卻是我第一的科系選擇。不過,查詢得知沒有獲得第一志願的時候,難免有點失望。

 申請就讀大學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所需要煩惱的事情遠遠超出我的預想,比如:社會學系在就業工作上的劣勢、台灣文憑學位不受大馬承認、赴台留學 所需的費用等等。回想當初到獨中就讀,都未曾有過這樣的煩惱。或許,人隨著年齡增長,煩惱會越來越多。而且,唸書不只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涉及了整個家庭 的經濟。

 赴台留學是我在初中三時,早已設定的一個夢想。說它是夢想,那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未來所充滿的變數量。知悉父親打算在今年開始供房貸的時候,我的人生像是被潑了一桶黑漆一樣,愁雲慘霧。

 原本已經打算在六月就辭職的,我把它延遲至八月,希望能藉機多賺個千元。甚至,我還瘋狂地向很多所獨中和各報章寄出《尋求贊助啟事》。為了順利赴台留學,我真的是在所不惜地瘋狂。

 其實,自己本身面對最大的問題,還是在金錢上。科系與文憑這兩個問題,早在我填寫志願表的時候,已經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相對的,從來不為錢而煩的我,曾一度想放棄赴台留學。

 我就像是那燈管一樣,拚命地在閃爍,告訴大家我想赴台留學的慾望。閃爍的同時,也希望老闆看到,能找個維修人員來替我維修。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