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觀念

這學期社會學的期末報告,研究的是台灣大埔農地的土地徵收事件。說「研究」似乎有點過於學術。其實,我們只是到訪事發地點進行一次的田野調查。然後,運用所學的社會學知識,對事件進行分析、理清自己的思路,藉由文字表達出來。六千字的紙本報告、上臺彙報,便是這堂課的學習成果。

        我們這組的報告是把土徵過程,兩者(即政府與農民)對土地所賦予什麽樣的意義。這個主題是由我所提出來的,大家在沒有意見下通過。然而,這亦是高中甚至是現在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爲什麽相同的東西,大家卻對它賜予不同的待遇?

        簡而言之,這份報告我們所要談及的是一個「觀念」問題。一幅畫掛在牆壁上,你拿著攝像機用走著的方式,把鏡頭焦聚在那幅畫上。這樣,眼簾所呈現出來的景象,擁有許多不同的角度。當你回播影片的時候,每一秒的暫停都是個角度。很多時候,我每個人都處在不同的地方,仰望、斜視,形成不同的固有角度。這便是多種理論紛立的類比。

        在書中,一串串的道理與論證,是理論;日常生活,我們滔滔不絕地談論,是觀念。觀念是一種主觀意識,常用的字眼有「我認為」、「我覺得」。它沒有絕對的中立,甚至還有極端。最好的方式——儘量站在中立的角度,客觀地談論問題。就如這分報告,我們把政府的「經濟發展」與農民的「生產工具」,兩者之間做討論。

        不管何事,只要牽扯超過一個人必會有紛爭。兩者要如何有效地溝通,不只是觀念的抗爭,還需要「理智」避免固執的心裡。朋友吵架,不過是大家觀念不同,往往我們都不是爲了「友情」而吵架嗎?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