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台語與福建話

【福建話是媽媽給我最棒的禮物,它讓我能跟年老的長輩溝通,聽他們的故事。】

我不是個奇才。我是只會說華語(台灣稱之為國語)、馬來西亞語、英語、福建話,還有一點點地廣東話和潮州話。眾多語言之中,華語算是說得最順暢,而福建話卻是說得最溜。其餘的有待加強。在家中,我都用福建話和家人溝通,稀鬆平常。來到寶島,大家對我能說一口和台語相似又有小不同的福建話,驚歎連連。忽然間,這成了我的優勢,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在家裡,除了小弟,我的福建話是最爛的。爸媽和哥在家裡的交談,幾乎未疊加任何的華語發音。我則是在於用詞,有些詞不知道在福建話怎麼講。媽媽本身是個潮州人,因為嫁給一個福建人老公,所以在大環境下,變成可口操福建話和潮州話,還很流利。我呢,有時候連福建話和潮州話都分不清楚。二合一,現在好像還蠻流行的。

來台灣有些許日子,在這裡幾乎沒用上福建話。只是,在近日工讀遇上大姐,才有機會多使用福建話。我現在的福建話幾乎要台語化了。以前,一直就有在追看閩南劇:《意難忘》、《台灣霹靂火》、《天下第一味》等等長篇連續劇。所以,多多少少會從戲中學了不少的台語詞彙。可是,戲劇裡頭還是有很多華語發音。像“老師”,我記得爺爺都說“先生”(福建發音)。當然,因為地域化之後,語言會隨著該地的生活規律產生變化。

對我來說,福建話是家裡的一個象徵。每次談話,尤其是大人總會用華語來跟我說話,我則故意用福建話回覆他。前提是我懂他會說,或者他動的我會說。有種就是要他人知道,我就是福建人的感覺。不過,自小以來,我就是說福建話開始的。所以說,在眾多語言中,福建話是我最溜的語言,一點也不為過。不過,福建話和台語還是有距離。這幾天和大姐聊天,開始學習他們說台語的規律。現在較能談得順暢,之前都是有點卡卡的。

大姐說,單憑語言真的無法“看”得出,我是馬來西亞人。教授也說過,忘了我是馬來西亞人。其實,我骨子裡就是個馬來西亞人。簡而言之,馬來西亞存在著很多種語言。然而,媽媽只是把我教會了自身籍貫的語言。

Comments

  1. 其實福建話不只能跟長輩溝通
    更是所有河洛人的根
    大樹成長首重於根
    可見根本的重要
    此外 她更是個保存最多古漢語元素的現代漢語方言
    是全人類的重要資產
    我們應該好好傳承與發揚
    共勉:)

    ReplyDelete
  2. 台灣各地的福建話也各有差異。你的福建話與我的晉江東石福建話也會有差異。所以說你的母語與台灣福建話的差異,不能簡單的說成福建話與台語的差異。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

一、前言

劉勰所著《文心雕龍》乃是中國文學之中一套完整的批評理論。它是一部承襲古人的各種不同說法,加以消化而建立的巨著。其中<知音篇>作為整部經典之最。評鑑一篇/部作品,不能僅僅是靠著自己主觀意見、喜歡與否,它的作品是好與否。為避免這樣的毛病,<知音篇>提供六種觀察方法:觀位體、觀置辭、觀通變、觀奇正、觀事義、觀宮商。

本文試著運用『觀事義』這種觀察方法,分析徐國能<第九味>的『喫』在文章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其中的意涵。

#8 我讀新詩:鑰匙 ◎‪張瑋栩‬

鑰匙 ◎‪張瑋栩‬

她在詩中歇斯底里,還有明天

「詩」的表現方式有許多種。常見的是藉由轉喻和隱喻的方式,表達自己內心的情感。甚至,我們還會期待會有詩中帶有意象。或許,這已經成為是否構成「一首詩」的基本條件。不過,有些詩人也會選擇放棄這種表達方式(畢竟不是唯一的路徑)。但,這是有風險的。放棄「詩」的應有要素,那還會有所謂的「詩意」嗎?如果有的話,那麼支離、破碎的「詩」軀殼裡頭的「詩意」又是什麼?      

  馬尼尼為《我們明天再說話》這一詩集,它多少就會面對這樣困境。嚴格意義上,每首詩都有破綻,也可能會被指稱並非每一首都是詩。如果純粹僅以形式、內容單一層面來閱讀它,那麼這部詩集無疑是會被標籤為失敗之作。這也是本人所感興趣的地方:詩人如何擺脫詩語言束縛和瓦解詩的形式,將自己所累負來自(鄉愁、親密關係的)心理創傷造就的「病體」,轉化為詩體。

  在這一部詩集中,它的背景是我們習以為常的「家庭」(不管是具體還是抽象的概念)這一個場合,並且經常出現的幾個角色:我、爸爸、孩子、貓和母親(作為一位母親和「我」的母親)。家庭是詩體,而與家庭成員對話是詩語言。這就是馬尼尼為的詩句所獨有的個人風格。可是,這些都是源自於心理創傷所造就的歇斯底里。曾閱讀過她的散文集《帶著你的雜質發亮》和《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不難理解她來台唸書以後,面對去留台灣、失敗婚姻的各種難題——這些都是促使她書寫的內在驅動力:捂著心裡的不安繼續說話(<書寫到底是為了什麼>),以書寫推卸責任(<以書寫假裝鎮定>)。      

  詩集以「我們明天再說話」為其書名,也是一首詩的詩題。詩人有不少詩句是以「。」作為間隔,那是一種短促且肯定的表達形式,彷若我們在談話中的無話可說。但是,書寫慾望不斷地促使她必須說話:拿著一張紙寫你的家庭╱擠滿了人╱外面黑╱讓你的黑暗說話(<讓你的黑暗說話>)。而所謂的「黑(暗)」在<黑色的我鏡子裡的黑色>一詩已有所指,且藉由文字表達完全曝露出來,比如這幾首詩:<我已經能夠用文字下葬他人>、<今天是埋葬你父親的日子>、<你父親已經死了去參加他的葬禮吧>。除此之外,詩句對於「貓」是一種心理上救贖的需要,甚至「把她誤認為我的媽媽」。      

  閱讀這部詩集無疑是痛苦、難受的。我們在詩裡可以感受到一個女性在家庭裡身兼多個角色,那種無話可說(而有時候是有話說不出)的困境。這也是詩集所展現的「詩意」,讓不可能的書寫成為可能,非寫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