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變裝


【變裝可不具形式。內心的轉化,透過演繹表達,也是變裝的一種。】

雖然沒有穿著完整的校服,校徽卻在在顯現出自己裝扮成高中生。或許,刻意以外套遮擋著那高中標誌,他人才不知道我的裝扮。帶著高中生的心情來參加變裝派對,似乎只有自己明白自己的裝扮。孤芳自賞。主流價值觀,有些遙遠。



我是衝著美靜姐(她讓我叫她中山乾媽)的手藝而來。上一次的大鍋菜,和媽媽每次煮的大盆菜不同。麻油雞飯,依然大開眼界。喧嘩熱鬧的場合,本來就不是適合我的場所。與其在熱鬧的過程中,悄然淡出,往往都選擇不參加。美靜姐的盛情,無法拒絕。可能,你還想吃更多她的拿手好菜。她是社會系的活招牌,備受敬仰。和藹熱情,你抗拒不了。或許是個性,你吃完就悄然走開。不告而別。

桌邊的快餐都不入眼簾,目光完全聚在那鍋飯。麻油香,飯粒沾滿麻油。雞被解體拌在飯中。燈光照射下,帶有光澤的飯粒,更為耀眼。紙碗還是滿足不了你的食慾,特別找了個較大的碗。吃了很多,滿足。你想起馬來西亞的雞飯,嫩肉食躺在飯上。下口前,不忘為雞肉塊粘上蒜蓉或是特調醬料,一級棒!兩種味道,兩種口感。

歡樂笑聲下,顯得鬱悶。內心總不會與熱鬧走上相同軌道。但是,這並非是個快樂與否的檢驗值。射手的樂天,有許多不同的呈現,只是不適合大排場。所以,目光都放在美靜姐的身上。觀察 —— 你看見了她不辭勞苦,把桌上的空盤碗收拾乾淨,即使並非她所用。每個場合總會有這樣的一個人。你看見了默默的一個身子,不停地在移動,維持桌子上的整潔。也許你沒起身去幫她,但把自己所用的碗筷都整理好。少了一個麻煩,她,少了一份勞動。你也知道,自己前去幫助,答案會是什麽。

最終,沒什麼看出我高中生的裝扮。可是,在僑外組的時候,已經有人問我為何身穿校服。(依然身穿外套。)不過,在這個場合上,心態的確降成高中生。制服 —— 幫忙 —— 學習 —— 不符合大眾的期待。

變裝,因人而異。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