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3

台語與福建話

【福建話是媽媽給我最棒的禮物,它讓我能跟年老的長輩溝通,聽他們的故事。】

我不是個奇才。我是只會說華語(台灣稱之為國語)、馬來西亞語、英語、福建話,還有一點點地廣東話和潮州話。眾多語言之中,華語算是說得最順暢,而福建話卻是說得最溜。其餘的有待加強。在家中,我都用福建話和家人溝通,稀鬆平常。來到寶島,大家對我能說一口和台語相似又有小不同的福建話,驚歎連連。忽然間,這成了我的優勢,讓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在家裡,除了小弟,我的福建話是最爛的。爸媽和哥在家裡的交談,幾乎未疊加任何的華語發音。我則是在於用詞,有些詞不知道在福建話怎麼講。媽媽本身是個潮州人,因為嫁給一個福建人老公,所以在大環境下,變成可口操福建話和潮州話,還很流利。我呢,有時候連福建話和潮州話都分不清楚。二合一,現在好像還蠻流行的。

來台灣有些許日子,在這裡幾乎沒用上福建話。只是,在近日工讀遇上大姐,才有機會多使用福建話。我現在的福建話幾乎要台語化了。以前,一直就有在追看閩南劇:《意難忘》、《台灣霹靂火》、《天下第一味》等等長篇連續劇。所以,多多少少會從戲中學了不少的台語詞彙。可是,戲劇裡頭還是有很多華語發音。像“老師”,我記得爺爺都說“先生”(福建發音)。當然,因為地域化之後,語言會隨著該地的生活規律產生變化。

對我來說,福建話是家裡的一個象徵。每次談話,尤其是大人總會用華語來跟我說話,我則故意用福建話回覆他。前提是我懂他會說,或者他動的我會說。有種就是要他人知道,我就是福建人的感覺。不過,自小以來,我就是說福建話開始的。所以說,在眾多語言中,福建話是我最溜的語言,一點也不為過。不過,福建話和台語還是有距離。這幾天和大姐聊天,開始學習他們說台語的規律。現在較能談得順暢,之前都是有點卡卡的。

大姐說,單憑語言真的無法“看”得出,我是馬來西亞人。教授也說過,忘了我是馬來西亞人。其實,我骨子裡就是個馬來西亞人。簡而言之,馬來西亞存在著很多種語言。然而,媽媽只是把我教會了自身籍貫的語言。

15. 火

Image
【It's better silent at now. Don't critisized anymore.】

每天早上堅持早起是有理由的。起床之後,立即打開電腦,聽音樂。所以,起床時間往往都距離上課時間至少一小時。當然,越早越好。先讓自己保持清醒,再去上課。但,很快就會肚子餓。先把自己的情緒調整好,再踏出房門,是對自己的要求。不過,如果有一件事情掛在心上的話,就比較困難。至少把它減到最低的影響,避免情緒上的波動。

14. 檸檬茶

Image
【只是單純地喜歡酸。每口喝下去,味蕾總會有點小刺激。喜歡這個味道。】

何時開始喝檸檬茶?不曉得。每選飲料,必以檸檬茶為首擇。大瓶小瓶,還是先看價錢。飲料瓶裝的顏色,多數是橘色或者黃色兩色混合為設計基礎。顏色搭配,看起來好似陽光。可是,裡頭還有茶的元素。陽光被置入小部份褐色。外觀看起來,有點清爽,但那是因為藍色掩蓋了褐色的苦觀。顏色如何,不重要,還是愛喝檸檬茶。

13. 社會學 (一)

Image
【臺上是一個學期的總結。不能說自己太好,不能否認這幾個月的努力。結果,在學期并沒學到什麽。只是,卻看清了什麽。在心裡,你早已有答案。】


12. 變裝

Image
【變裝可不具形式。內心的轉化,透過演繹表達,也是變裝的一種。】

雖然沒有穿著完整的校服,校徽卻在在顯現出自己裝扮成高中生。或許,刻意以外套遮擋著那高中標誌,他人才不知道我的裝扮。帶著高中生的心情來參加變裝派對,似乎只有自己明白自己的裝扮。孤芳自賞。主流價值觀,有些遙遠。

11. 棉被

Image
【還沒有出走的勇氣。離家前,你還是拖著一箱慣穿的衣物。熟悉,那是未知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