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一個人的面具


【原來我戴不下面具。不管怎麼調整,它都無法合適臉龐。可是,才發現原來我早已戴上了面具。】



她說,我來台灣之後,開朗了許多。不再像以前那麼令人畏懼,難以接近。中學朋友,在與我有良好的互動關係之後,都會爆出以往對我的印象。答案幾乎都是一樣的。是否高雄的天氣變化多端,讓這面具掉漆而展露出原形?

曾經,臉上富有一層薄膜。爲了刮下膜,臉龐爛了。看見了粉紅色的半熟肉,血沒有奔流。其實,只要切割下來,它就能吃了。這塊肉沒有經過慢火燒烤,可是外界對它不斷地批判,自然的火候烤得非常嫩、滑口。避免毀壞以往的鐵薄膜,我再把它用針線縫上。

無心插柳柳成蔭。好不容易自然脫落,為何此時此刻我卻想要再擁有它?或許知道那層薄膜可以讓別人畏懼。可是,我已經沒有那個技巧與技術掛上。還是我知道面具不能永恆?

有時候,只是希望不要在我卸下面具的那刻,肆意攻擊我的弱點。尤其,我現在還是不成熟的年輕人。僅此。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