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2

道別

你終究害怕道別。小學的時候,總愛在別人的紀念冊寫上“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以往,你總是可以那麼瀟灑地向別人說再見。參差不齊的牙齒,讓你覺得笑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沒想過去綁牙,相信這是你最自然的自己。道別,往往都做個手勢,臉卻是背對著他人。現在你已經無法再次灑脫。因為珍惜。

  鬧鈴準時在早上七點半敲響。比上課日晚點。原本這一天不需要早起,只是想在這假日做些什麽。這天是2012年的最後第二天。昨日,趁著假期的心血來潮,把寢室屬於你的小空間,打掃了一遍。重新整理了一番。此刻,你想起了媽媽。媽媽總會在農曆新年來臨前,都把家裡打掃一番。新,大概也是爲了用新的面貌迎接新的一年。民間習俗也有說,如果不把自己的家裡打掃清潔,會被灶神處罰。接下來的日子,爲了期末考,大概也會把這些灰塵當成朋友。避免藕斷絲連,先清除為快。還買了掛鉤、衣架子,門墊,為自己的空間小佈置一番。整夜,陶醉在其中。

   例行地攀爬了梯子,你才忘了昨天這每天都在用的它。慣性每次都把存在感給抹殺。或許,它已經成了生活中的一分子,你才沒有特意為他扣上一個名牌。越是刻意,越是距離。每天用腳掌接觸,卻忘了對它說聲謝謝。對不起,我把你遺忘了。朋友會選擇體諒和包容,也不計較。我們才能活得那麼自在。地板吸收了寒氣,腳著地的那刻,你大概也忘了怎麼會爬下來。倦意在鬧鈴被截斷下,消失。

  胖子還坐在那兒打遊戲。他最終還是走了。說時遲,那時快。他提起休學的那天,也不過一兩個月前的事情。 大學讓時間無痕無跡地掠過,時間比假日打工,更無感。這學期也接近尾聲。你的離別,卻成了這個學期一個重要的標記。交情雖沒有很深,終究還是室友。大家共處一室,總是彼此照顧。他用打遊戲的尖叫與激昂,填充了這房間的寂靜;我把原本應佔有的聲音,讓出來。喧嘩并不是我的本色,把機會讓給應有的人。此時此刻的幽靜,我唯有打開音樂把你的分量給填充。其實,我還是犯賤地想聽見那打怪的聲音。只要,不吵鬧我睡覺。

  洗刷。你被樹木在做伸展操給嚇著。風颳得有點大,刷牙發抖的情況再次上演。還是習慣了抖動,筋骨都被陣陣風活絡。血絲摻雜牙膏泡沫吐出,依舊那麼慘不忍睹。熱水,並沒有很熱。不過,溫度適中,足矣。寒冷的天氣,你又在考慮要穿什麽外衣。只是,衣櫥比以往多了羽絨衣和新買的厚外套。害怕異樣的眼光,你還是選擇了厚外套。暗紅長袖連毛衣,搭配灰長褲,還掛上了生日禮物黑口罩。站在大門…

10. 寢室

Image
【每當在填寫表格的時候,你會回想起家在馬來西亞。你在這地方並沒有家。】


9. 缺席

Image
【在這個世界里,我扮演著太多的角色,有著多重的身份。一直都在,也不停地缺席。】

8. 黑白

Image
【城市佈滿了七彩霓虹。它在星空顯得更突兀。沒有霓虹,這城市只是個海市蜃樓。人們卻喜歡這樣的城市。】

7. 一個人的面具

Image
【原來我戴不下面具。不管怎麼調整,它都無法合適臉龐。可是,才發現原來我早已戴上了面具。】

6. 學不會

Image
【手中的指南針丟失,但依稀清楚目的地哪,只是需要往前走,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