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就在身邊。


“都跟你說不要玩火了!你不知道這很危險嗎?還把已經用完的殺蟲劑,丟進火堆中。你有沒有看到剛才那個爆炸的畫面?如果炸傷你的話,怎麼辦?


那天,父親接到了叔叔的電話後,默默掛上電話。大家即可趕到叔叔家,送爺爺最後一程。到了那邊,大家難掩心中悲痛。淚流、哭泣聲,悲痛的心情渲染了整間房子。心裡一陣的絞痛,欲哭無淚。當下,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大家相繼地走進爺爺的身邊。蒼白嘴唇,微微顫抖。整個身子無力地攤在椅子上。他似乎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想說的一切告訴大家。我聽不見爺爺說什麼。握住爺爺的手,很想陪他走完盡頭。醫生一旁努力地在拖延時間。希望能讓爺爺在放鬆之前,見完他的子孫。 他,呼吸得好辛苦。

“已經半夜了。你們還在玩?大家都已經睡覺了。看!你們還在幹什麼?等我去拿水管來,你們就準備挨鞭吧!”

大家都趕來了。醫生面有難色。摘下了聽筒,默默地離開。醫生也是我們的遠房親戚。即使是麻木不仁的醫生,還是會為眼前的遠親哀痛。

爺爺就在眼前,我卻無能為力。瘦小身材,皺皺皮膚,白髮蒼蒼。我知道,這是老年人的象徵。死亡盡口,是否來得有點太快?不。一點都不。早在三個月前,已知道,那次的手術只能留下九十天的光輝。這,是無意在談話之間,聽到的。

“恭喜你啊!可以得到豁免學費就讀獨中。好好加油!”

一片的寧靜。沒有了急促的喘息聲,沒有了辛苦的無聲哀叫。爺爺,他走了。內心不停地呼喚爺爺。他沒有任何的回應。很想走上前去搖醒他,卻又止步。或許,爺爺他累了。想睡一個很長很長的覺。

醫生輕輕地抹合爺爺的眼睛。眼看表,宣布死亡時間。身邊一陣哀嚎四起。我,泣不成聲。隨即,後方已有候命的殯葬服務人員,開始了他們的工作。大家放肆地痛哭,宣洩老天爺這來得突然的決定。

“很久沒有看到你。你又瘦了。不過,長高了。在獨中的期間,還好嗎?”

舉行葬禮期間,看見了很多遠房親戚。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大家無不為此大吃一驚。爺爺一直以來都很健壯。騎著腳踏車,都可以行走八公里的路。哪怕是日曬雨淋。

回家休息的時候,看見一隻蝴蝶在家中環繞。嗯。我相信那是爺爺。爺爺化身成蝴蝶,一直陪伴在我們身邊。他,一直都沒有走開。

搬遷新家時,我看見了爺爺尾隨在後。

(2012年 马来西亚全国华文微型小说创作比赛參賽文章)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論徐國能<第九味>的『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