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駕車

原來,畢業只是在兩個月前才發生的事情。然而,自己卻無法再感受到中學生的一絲氣息。就這樣,成為了社會與大學的夾心餅。我還無法習慣這種生活。

        還是一名初中生的時候,我一直都很希望可以駕車。礙於交通的限制,只能一直拒絕別人的邀約。心裡不曾埋怨無法出門,因為爸爸在外頭賺錢養家,媽媽又沒有駕駛執照。縱使再怎麼地抱怨,那也是嘴裡說說。人,總要學會體諒。

        在取得駕駛執照之後,心中萬般雀躍。只是,哥哥的普腾赛佳讓我直飆冷汗。我無法成功地制服它,反而被它給征服了。哥哥的謾罵,也讓我開始對自己是否真的考得執照產生了疑問。

        在去年畢業後,就開始工作了。為了解決交通問題,爸爸找來了一輛自動排擋車。同時,它也圓了我一直想要出門的渴望。出門再也不需要麻煩爸爸,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我想,只要是中學生都會為此而感到開心吧。

        剛開始工作,身上沒什麼錢。只有之前還是名中學生,所存下來的儲蓄。踏出學校,到社會求職,不再是像中學生求學這麼簡單。油費、膳食費等的費用,已不再是由家人支付,而是自己負擔。這是自己的責任。所以,在工作的第一個月時,拿了家中的錢去吃、添油,心裡不是滋味。

        領了薪水之後,開始不再向家人身上伸手要錢。開始,自己的起居飲食都得自己照顧。不管是對家中,還是對自己而言,都是件好事情。

        駕著車,看著油桶的指針慢慢地向我彎腰鞠躬。心裡就會有種想吶喊地哭泣。想對你說,「我受不起啊!不要再向我鞠躬了!」。

        所以,我明白了每個人追求金錢的動力。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