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日新時代》

如果還有更多的時間,我想我會把它停留在當學記的日子。三年了。不知不覺,我就當了三年的學記。一切的酸、甜、苦、辣,仍然歷歷在目。

回憶起當初加入學記社時,自己就像一顆待孕育的胚芽。來到了新的環境,面對著新的人、事、物都感到非常陌生。一心抱著崇尚大眾傳播,再大的挫折、艱難,我都咬緊牙根度過。《日新時代》就像陽光,一直不停地供應我能量,讓胚芽成長了幼苗。現在,這棵大樹已經紮根於此,與它結下了不解之緣。

我怎麽都不會忘記《日新時代》是如何讓我這麽一個懵懂的小孩,找到了自己的目標與方向。成為學記的那一刻,我從零開始。一路上跌跌撞撞,從每次的跌倒中,學習獨立與自主。腦海中,依然忘不了強華總編退稿的那一幕。當下固然傷心,但是這讓我成長卻是一個事實。在撰寫《放學之後》的專訪時,還記得他曾經跟我說了一句“你每次寫稿都好像是在交功課”。這句話成為了我寫稿的導航線,無時無刻都警惕自己寫稿的目的何在及要帶出什麽訊息。

《日新時代》的編輯室成員並不龐大,其中只有總編、助理及六名學記。一次,因為助理請假,我被叫去拿單眼相機拍攝運動會的照片。拿著專業的相機,卻不知如何下手。沒有攝影的經驗,只懂得把快門按下即可把瞬間的美麗轉變成畫面。我想,《日新時代》就是這樣讓我不斷地對自己未知的領域進行摸索,從而讓我學習更多。

在這三年里,編輯室成員也出現了變化。換了主編、換了助理、學長姐畢業,間中出現了不少問題。慶幸的是,大家在加入《日新時代》編輯行列之後,都想秉持著其精神,「我們的學校,我們的時代」。我們都很用心地在編輯《日新時代》,一直希望能為讀者挖掘學校的校聞及趣事。然而,每每看見《日新時代》被學生遺棄,甚至扔進來垃圾桶。心里總會不自覺地惆悵起來。

我很喜歡呆在出版處。每次在出版處和老師拼搏的時候,心里感到非常地踏實。用文字慢慢地拼出一篇稿,再將稿集合,經過排版,孕育出一期期的《日新時代》。每次看見《日新時代》的誕生,當下是多麽地興奮。重新看回《日新時代》里頭的文字,當下是多麽地感動。寫作最先得感動自己,才有辦法感動別人。不敢奢望自己有多麽大的力量,但最起碼,我感動了自己。

這次,不再是看著別人離開,而是我向編輯室揮手。心中對《日新時代》有著說不盡的感激。感恩這份刊物對我的栽培,讓我開創了屬於我自己的道路。感謝編輯室的每一位成員,因為你們,才會有《日新時代》。

《日新時代》,謝謝你!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