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說‧理髮記

畢業典禮之前,頭髮長了。長髮對我來說,是一種煩惱。本人不會打扮,不會為自己弄造型,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比較整齊,決定去理髮。

 走入常去的理髮店,沒有其他顧客。這家理髮店是由某位校友的母親經營,在店里工作的還有校友和弟弟,再加上一位女傭。弟弟沒有完成學業,媽媽說,因為他沒有興趣繼續讀書,就選擇輟學去上理髮課程,學完后就留在店里幫忙。

 當時,弟弟在幫媽媽理髮,媽媽成了弟弟的試驗品。從他們的對話中,聽到弟弟已經花了近兩個小時在幫媽媽理髮。當下感到訝異,試想想,一個顧客到理髮店理髮,兩個小時還未完成,顧客的心情會是如何?

 隨著生活物質條件的提升,比起七八十年代的小孩,我們真的是太幸福了。我想,大多數孩子,只要向父母開口,需要什么東西即可獲得。這無形中已經成了一種強大保護層。

 回頭看看學校,當學生和老師談不妥的時候,只要家長出面,所謂問題就可獲得解決。相反的,即使老師是對的,也成了啞子吃黃連。

 這種「家長教育」,只會讓學生缺乏獨立、自主。校方應當堅持自己的立場,而不是一味害怕家長陸續拜訪而卻步。相對的,家長也需要辨別事情的對錯,不要疼愛孩子成了溺愛。家長們應該讓孩子更堅強,才有辦法面對社會。

 那位弟弟在我臨走前,依然沒有完成手上工作。如果今天被理髮的不是他母親,而是其他顧客,我想,店面招牌早已被拆下來。我為那位母親感到開心,因為她選擇了教孩子釣魚,而不是釣魚給他。

 臨走前,他們都祝我畢業快樂。當下,我再次被提醒,社會就在眼前。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