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中老人」洪金獅先生 [第15屆得獎人]

林連玉精神學習報告──2009年12月12日

[日新獨中]

人要養成儲蓄的好習慣。在我們需要現金周轉的時候,誰會願意借我們這筆錢?家人?朋友?還是銀行?人們常說:「靠別人還不如靠自己」。當你需要援助的時候,朋友會真的願意掏出一筆錢借給你嗎?所以,還是靠自己比較實在。

在北馬,有多少家長認同獨立中學的存在?實際的人數無疑讓身為華裔子弟的我們感到痛心。 獨立中學可以保留至今,全靠華社的捐款,哪怕是一分還是一毫,這都代表著華社捍衛自己文化堡壘的付出。作為北馬其中一所獨中,日新獨中已經邁入九十周年了。這個艱巨的任務,當然是華社以實際行動支持的成果。自一九八七年開始,日新獨中全體師生在中元節期間,以回饋彩票的方式向華社募捐,每年都為學校籌得為數不少的款項,以備學校发展。至今,這項活動已經進行了二十三年。經過了這麽多年的風雨,日新獨中才有現今的規模。但是,可有誰知道曾有一位前輩,以「一天一角錢」的特殊儲蓄方式為日新獨中籌款,十幾年之中從未間斷?他就是「獨中老人」――洪金獅先生。

一九三五年,洪先生出生於檳城北海,祖籍福建南安。十八歲開始投入社會服務及華教工作,到他逝世為止,前後長達逾半個世紀。

「一天一角錢捐日新獨中」運動

洪先生原本是北海後芭「日治殉難同胞紀念會」的負責人之一。該會的成立是為了追思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據時期犧牲的同胞。該會的主要活動,是連同一些「拜友」,在清明節時祭拜不幸的亡魂,開銷由成員和「拜友」一起分擔。

在某次閑談中,本校董事陳金益先生及洪本財先生認為除了拜祭殉難亡魂外,也可以把這項紀念活動落實在對民族教育的期許上。對於華教工作相當熱誠的洪先生也深表讚同。於是,他開創「一天一角捐獨中」的籌款義舉,以實際行動來落實對獨中发展的關心。

在當初的機緣巧合之下,讓他下定決心積極投入籌款的活動,而每年清明節前後的兩個月,便是他最忙碌的時刻了。開始時,年已過半百的洪先生,在身體狀況良好的時候,領導紀念會的同仁,一步一腳印,挨家挨戶去收款,盡力向「拜友」們解釋收款的目的,所幸多能獲得街坊的認同與支持。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洪先生體力漸漸衰弱,行動不便,但他秉著不妥協的信念,改用摩多車代步,頂著洪洪的烈日,既使辛苦,為了捍衛華文教育,仍然堅持他 「一天一角錢」 的籌款理念。

每當他騎摩多車到來時,村里的小孩見到他會大聲喊說「獨中的人來了」,可見這種為獨中無私奉獻的崇高精神,已經在北海地區贏得華社的喝彩。對於華社給予「獨中老人」的美譽,他覺得自己的努力已受到正面的評價,這也鼓舞他繼續為獨中的未來奮鬥下去。

剛開始的籌款數額不大,經過洪先生大力號召下,由原本的每年三千多元,增至每年三萬二千元,籌款成績有明顯的進步。在十五年里,他把所有不起眼的一角錢聚在一起,竟變成了二十三萬元的巨款。日新獨中對他感激不盡,讓他覺得欣慰。他甚至還曾打趣地說:「我投入華教運動,前後數十年,就因為我的勤勞,所以我的身體很健康」。由此可見,洪先生並沒有因為籌款的事無法安逸退休而埋怨,他真是個樂觀善良的人。

林連玉精神

「獨中是我們華社最珍貴的文化堡壘,我們必須盡最大的能力去維護它。身為華人,更應发揮我們的影響力,團結起來,千萬不可妄自菲薄,應通過實際的行動來支持華教」,洪先生是抱著這樣的心態以行動來支持華教的。原本可以安享晚年的他,犧牲自己後半輩子的時間、金錢、精力,用最直接又最坦誠的方式,默默地為華文教育出一份力,不以人老體衰的理由當借口,從無間斷。他生前感性地說:「要我尚有一口氣 ,還是堅持繼續為獨中奔波忙碌。獨中是我們華社的孩子,自己不疼惜,難道等別人來疼惜嗎?」。

獨立中學可以存在至今,我們定當要感謝「族魂」林連玉先生。他以「華文母語教育必須平等,必須維護」的理念,堅持捍衛我們華族的根。這種精神,相信只要是華校生都能了解。華文教育長期遭受到各種壓制與阻難,卻依然堅持到今日,而且還在這塊土地上綻放異彩,除了「族魂」的功勞,我們也不能忘了還有千千萬萬華社群眾為華教事業付出的血汗和代價。

洪先生開創「一天一角捐獨中」的特殊方式為獨中籌款。雖然晚年行動不便,仍堅持到底,風雨不改,無怨無悔。他抱著這種理念,團結華社,捍衛自己的文化堡壘,自力更生。這就是“林連玉精神”的體現。

「一天一角捐獨中」,代表著華社群眾日積月累,眾志成城的精神。「獨中老人」獲得「林連玉精神獎」,也象征華社許多長期堅持維護華教的無名英雄,得到肯定和鼓勵。

(執筆:葉福炎、黃雪婷)

參考資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