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公車

還記得那天是一個夕陽下山的時刻,瞄了新生始業培訓營的行事歷一眼,看見了隔天的日期。這意味著我明天要回校進行培訓。但是,明天只有我一個人要去學校,所以就告訴爸叫他明天要帶我到公車站搭公車。

未訴前,心裡不知何突如其來的緊張,加莫名其妙的不安,整個人好像很怕似的和爸爸說話。當然,最後也把明天要去學校的事情告訴了爸。不然的話,我隔天怎麼回學校呢?訴了之後,爸爸也敷衍地說聲「好」。之後,他又銜接了一句說:「趕得及搭屋後的叔叔的車,明天就坐搭人家的順風車吧」。因為那個叔叔每天都會到學校附近工作。我也不以為然地說聲「哦」。反正我只要能到學校就行了。

隔天早上,向窗戶眺望,見到一片在沉睡著的大地正在接受著太陽賜給他們的力量。這時的我似乎被他們感染,身上充滿了太陽的力量。這讓我更有堅強的心和毅力去拓展自己的未來遙遠旅途。

梳洗之後,就在客廳等候爸爸的起身。但,自己心理就不安寧的,感覺好像忘了帶了什麼似的。就在家裡打轉了好幾圈,才暫停了那忐忑不安的心。那時,爸爸已經起床梳洗了。但,那時卻沒特別的去註意爸。

轉身望了時鐘一眼,兩枝秒針就快指示著八點,去迎接八點的到來。這時,媽媽騎著「老爺車」從巴剎回來。緩緩地腳步,慢慢地爬著樓梯上來,拿著兩包香噴噴的炒米粉,親和地問我「要不要吃?」。我就順手的接了過來,馬上的拿了筷子吃了起來。好久沒有吃熱乎乎的早餐了,在假期里頭,都是晚睡遲醒,吃早餐就等於吃午餐。似乎連那早餐的味道都遺忘了。

吃的時候,爸正在沙發上等著我。一向來都不喜歡遲到的我,就立刻的快吞猛嚼地吃完了那早餐。雖然只是一包簡單的早餐,但是卻喚醒了我。腦海浮現出自己在假期的行為。懶散、拖拖拉拉,這和喪失了鬥志的戰士有何不同呢?我很痛恨自己為什麼在一個短短的假期里會變得這麼茫然。

坐上了車,爸就去接送爺爺到姑姑的咖啡店。自從上次的手術之後,爸他們開始懂得「孝順」的含義。爺爺臉上掛著微笑的笑容的走了出來,坐上車之後,我就向爺爺問聲好。之後就問我「是不是要去學校?」,隨後,我也答「是」。

到了姑姑的咖啡店,我就和爺爺聊了起來。爸不見了那位叔叔,為了怕誤到時間,就心想還是帶我到公車站搭公車比較好。我什麼也沒說,就和爸走了。走之前,我向爺爺告辭。

在去公車站的路途中,遇見了叔叔。所以,又返回了咖啡店。因為叔叔也是要去咖啡店。這時,爸爸就和叔叔聲了。叔叔也很熱心的答應了。

在不見叔叔的那刻,爸為我緊張的模樣,令我感動不已。在家裡,我都親向媽,和爸的接觸很少。每天說話的數目屈指可數。但是這一幕,卻讓我感受到爸對我的愛。曾經,我還以為爸不愛我。我真傻,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人說:「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我想,天下的媽媽和爸爸也是一樣的愛他們的孩子。只是,東方人都是「愛在心中,口難開」。

有的時候,你或許看不見父親或母親對你的愛,那是因為他們默默地為你付出。有些芝麻綠豆的小事,也是父母親對你的愛。只是你不以為然罷了。

你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