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吾妻不談政治
她只感興趣於烹飪
如何調理我胃口
飢渴的街巷
依時安頓我的行囊
 
吾說:
教育是一種政治
宗教是一種政治
戰爭是一種政治
甚至寫一綹文字,握手
寒暄、擁抱、呼吸
都是政治......
.............
吾妻不語
 
當吾妻將蔥片
投下油鍋
她說:
蔥花是一排蓄發的地雷
螃蟹是列陣的坦克
煮炒是會議桌上喋喋不休的
風雲
若只知糾纏不清
如何捧弄一道
美餚呢?
 
吾遂不語
沉思像沉默中凝結的鐘乳石
恍悟中
生活之網已洶湧張開
吾人皆是
政治氛圍下一隻隻
迷失自己的
失魂魚
 
1981年,本詩在取自黃遠雄《走動的樹》
 

差不多十年
你穿了一件壽衣
在城市裡走著
一塊一塊的鄉愁在你的熱血裡變成焦黑
一片一片的夜晚在你的乳汁裡變成冰塊
你的風景不太好看
大部分的人不喜歡
你在異鄉的時候
你在婚姻裡的時候
每天準備要哭
冷漠像血每天都在天亮的時候開始挖洞
在洞裡你寫詩唱歌
你先生回家的時候把你叫出來拿子彈射你
你的白日夢在地上滾 變成灰塵
被叫去打掃
 
 
我工作到凌晨四點
你說餓了
我說 好 我去買吃的回來
你不要 你要跟我一起出門
我們去超級市場
買了肉 雞蛋 壽喜燒醬汁
回家煮火鍋
四點半的時候 天亮了
吃著鹹鹹的肉片
我想我再也不要為了別人傷心
 

繼續走吧,你走得越遠
在那些走不動的人的眼裡
你就會變得越渺小
直到有一天
他們再也看不見你
於是就宣布你已經消失
你不自量的選擇
將使自己變成孤魂野鬼

走吧,千萬別回頭
帶足食物和水
按自己的地圖往前走
願你每天都揚起
高昂的興奮
但再好的風景你也不久留
要是你在開闢新路
就別指望會遇到路友
如果偏離了方向
你還有太陽和星斗